王天德:水墨在国际的语言中变成了一个泛水墨

  先来讲2012年大英博物馆的现代中国画展。这是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策划的,这个展览里边他们选择了32件作品,30个画家,他们的方案是两岸三地,他们为什么要选择两岸三地呢?我在这个展厅里边发觉了一些线索,他们用一百年的概念来提出了现代中国画发展的一种可能性,他们从1912年-2012年,这个时期有很多像我们看到的黄宾虹、傅抱石一直到吴冠中、刘国松都有。最后一个是我,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他是从传统的元素、传统的构架中逐渐来看到两岸三地创作的当代水墨如何用不同的表现的形式和表现的水墨的文化语言,这种文化语言是有一个统一性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构图、所有的色彩,所有的墨色契合的转换,我们都能看到在一个近百年的浓缩中它能够承载的我们思考的问题,恰恰这个思考就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带来了一种新的转机,所以我们看到大都会博物馆中国画的展览完全与大英博物馆不一样。

  这种互动对当代水墨来说是值得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所以我想我在做这个PPT的时候,我曾经关注了台湾包括香港的梁炬廷先生,台湾的于鹏先生他们的几件作品,我发觉他们的作品都有很强的密度,山永远是山,山上面还有山,他们的内心中所有的东西都希望在一个画面中呈现,梁先生的作品也是这样的,他的画面中山后面还有山,但是在看中国当下的水墨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艺术家的取向会选择比如说南宋的、明的、北宋的,为什么呢?因为当中国的当代水墨做得最热的时候一种复古的现象就会产生,就像元代一样,所以它物极必反。

  王天德在谈到二十一世纪当代水墨所出现的问题时表示:大家可能知道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油画、雕塑、影像、装置、行为一直紧紧地与社会主流的艺术文化所发生关系,一直在反思社会走过这些状态所给他们带来的个人的影响力,以及个人对这个社会所要提出的问题,而水墨更多的大家可以看到从九十年代的水墨我们都在关注它的实验性、它的表现性,以及它的笔墨问题。对水墨这种观念的提出,如何深度地去挖掘一直是建立在一个比较小众的层面上,所以当代水墨到了二十一世纪之后虽然有深圳的、上海、成都的双年展都来推动当代水墨的发展,但是我们还可以看到水墨还沉浸在对笔墨所形成的传统的价值观的那种依依不舍的状态。一直到2000年、06年、05年的时候,新媒体技术发展的一个高度给了这个水墨又提出了更深的一个思考,所以这种思考使得水墨当时在影像,包括摄影都有介入。一直到近三年来当代水墨的热度引起了各个不同的艺术家的热衷,大家对于水墨在不同的材界,不同的媒体、不同的空间以及跨越时空的表现力度上都有可能的作品出现。所以我们大家可能知道在去年年底大都会关于中国的水墨,我也到了现场看了,以及2012年在大英博物馆中国现代水墨,在这两个水墨展览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西方的策展人,包括西方的博物馆,西方的媒体怎么样来看待中国水墨的一个问题,他非常好地诠释了近二三十年来中国当代水墨走过的这些路中,西方对我们当代水墨的一个诠释。

  我们在现在的中国大陆都比较热衷于香道、茶道,这些都是让我们的生活节奏有一个有效的慢,这个慢恰恰会来跟这些国家的前期的高度发展之后所有呈现的慢的生活经验形成对接,这种对接恰恰是对一种水墨文化的形成一种良好的互动。

图片 1

  王天德 1960生于上海, 1988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现任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传达设计学院院长,复旦大学艺术设计系主任,教授。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博士研究生。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天德:水墨在国际的语言中变成了一个泛水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