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德尔:一位心灵透彻的“野蛮人”

罗丹延续了从古希腊到巴洛克以来的传统主题,即活跃在空间中的躯体,同时他加入了更多的戏剧性。陈列在露天花园中的青铜雕塑十分明显地突出了这一艺术特点。因为我们能够看到直射的阳光在人体上所做的游戏,它使得人体中凸起的部分更加明亮,凹陷进去的部分则藏匿于黑影之中。

布德尔对自己作品的面貌有明确的认识,他曾说:塞尚是和我最接近的。就作品形式风格和创作手法来说,塞尚的绘画也在写实里带有几何化的抽象意味。

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荒诞的印象至少暗示了一个事实,雕塑是一种真实存在。那些青铜或大理石凝聚成的人体,比我们的肉身更加沉重,更加坚实,也更加永久,它们占据着空间,让我们无法忽略它们,并且持续地被它们震慑。

图片 1

Muse Rodin

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布德尔博物馆

其实雕塑主题本身无所谓过时不过时,学院派雕塑之所以让罗丹、布德尔等艺术家持有审慎的态度,是因为这些高明的艺术家们在那里看不到艺术的活力或生命精神,学院派因循守旧的训练难以激起艺术家的创作热情。布德尔的雕塑创作选择以古代神话为主题,不仅仅和他早年接受的艺术教育有关,更重要的是,他在古代神话雕塑作品中看到了无比珍贵的东西真挚的情感和热烈的精神生活。

Muse Maillol

展览共分为七个单元。第一单元简要介绍了艺术家的创作缘起:当时在法国已经流行用古代希腊罗马雕塑的石膏翻本来作为绘画练习的素材了,青少年时代的布德尔就接受了这种美术训练,由此培养了对于古代雕塑作品的兴趣。在之后的单元里,展览按年代顺序分别呈现了布德尔创作的帕拉斯、阿波罗、赫拉克勒斯、波摩纳、珀涅罗珀、人马等古代神话中六个角色的作品。智慧女神和女战神帕拉斯的身躯简劲有力,阿波罗的面颊瘦削而坚毅,拉弓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有雷霆万钧的气势,果实女神波摩纳身段婀娜、面露微笑,等待丈夫奥德修斯归来的珀涅罗珀身材粗壮而深情款款,垂死的人马手持里拉琴、静谧安详。

梅里美的短篇小说《伊勒的维纳斯》里叙述了这样一件见闻:考古学家的儿子在新婚之夜被谋杀,而凶手似乎被指向了一件刚出土不久的维纳斯像。这样的奇闻轶事带来了一种熟悉的幻想就像博物馆奇妙夜中的恐龙模型一样这些雕塑会成为灵的住所,在某一时刻悄悄睁开眼睛。

珀涅罗珀 1912年

战争或称三个嚎叫的脑袋1894-1899

舞蹈 1912年

布德尔曾是罗丹的学生与助手,从他的作品中能同时看到罗丹和古典雕塑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发展了自己的雕塑语言。一楼的石膏大厅中,雕塑家的个人气质扑面而来。

展览:回归重塑:布德尔与他的雕塑艺术

巴尔扎克小稿

布德尔确实处在雕塑发展史的转折时期。实际上,这个转折从罗丹就开始了。罗丹把雕塑艺术的主题拓展到现实生活之中,他关注的是现实生活中自然状态的、具有生命活力的人,而这个主题恰在学院派雕塑的圣经、神话、寓言和历史故事题材之外。这是就雕塑艺术的主题来说的。在创作手法上,罗丹采取了模仿自然的写实手法,他不仅造出人的外形,还要通过人物的动态表现出人的精神活动和情感力量,比如静默深邃的《思想者》及激情澎湃的《接吻》。用我国美学家宗白华先生评论罗丹作品的话说,罗丹的这些作品都是生命精神的物质表现,是自然之真。而到了比布德尔稍晚的、同样被罗丹赏识的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那里,变化极为显著的是雕塑的形式和创作手法:人和物被大胆地抽象处理,成为简洁的几何形体,显出一种简约的力度。用两条并排的长方体石柱,简单地刻出手臂、五官和头发的线条,就是《吻》;一片直立的、羽毛形状的、略带弧度的尖锥体,就是《空中之鸟》。在布德尔这里,他的作品一方面延续了写实的手法,另一方面又显出概括的、几何化的抽象意味,因此,不妨把布德尔看作处于罗丹和布朗库西之间的雕塑家。

泥土在罗丹与布德尔的手上迸发出生命力和无可比拟的自由度,如同演奏家一般,当它们慢慢形成一个形象的时候,这个让人激动的过程仍然存留下来泥土的表现力如此强大,以至于连青铜都要臣服于它的意志。

在布德尔随笔中,我们可以找到他就此对学生的讲话,他说:你们天资聪慧笨拙与否,在我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懂得为真实而激动、而心怀热忱,为宝贵的自然造化而忘情。从它们那里,你们将学会去爱。请你们学着做一个有趣味的野蛮人,像野蛮人一样有能力去热爱,去做一个心灵透彻的人。又说:让我们摒弃所有那些教条的程式和一成不变的方法,冲破僵化的藩篱。在艺术上我们不再因循以往已取得的固定方式,因为那是一条葬送真实之爱的死亡之路。既然在艺术中并不存在可以使人一劳永逸的已知方法,那么就让我们时时刻刻、永远不停地去分析探索吧。从他留下的随笔中,我们可以读到大量类似的文字,足见布德尔真挚壮美的艺术品格。

Muse Bourdelle

联系罗丹对于雕塑艺术主题的开拓,以及罗丹和布德尔的交往,再回头来看布德尔的创作主题,我们可能会产生疑问:既然雕塑艺术的主题已经被引向现实生活中的人和物,为什么布德尔还是选择了古代希腊罗马神话这种学院派的过时题材呢?又联系到当时的巴黎的艺术氛围来看,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布德尔艺术风格的成熟时期,恰逢现代艺术在巴黎如火如荼地发展,巴黎作为当时全世界的艺术中心,汇聚了各种新鲜的艺术作品和艺术观念;既然身边有那么多新艺术可以借鉴,为什么布德尔偏偏选择了古代神话题材呢?

奥古斯特罗丹1840年生于巴黎,1917年逝于巴黎郊区默东。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艺术家曾经换过多个住所,其中两个被保留下来改造成艺术家的博物馆,一个在默东,另一个则在比隆府邸,即现在的巴黎罗丹博物馆,诗人里尔克担任罗丹助手期间,也曾在此居住。这两个地方有着丰富与多样的藏品,而且均有美不胜收的花园,是欣赏罗丹艺术的最优去处。

时间:2017年11月21日-2018年4月30日

马约尔博物馆是一家私人美术馆,由雕塑家马约尔的女模特蒂娜韦尔尼创立。除了马约尔的作品之外还举办有现代艺术的限时展,目前在办的是日本画家藤田嗣治的个展。

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是《弓箭手赫拉克勒斯》,这件作品在1910年法国国家沙龙上第一次展出就引起了轰动。赫拉克勒斯右膝跪地,左脚踏在身前的岩石上,身体后倾,双臂拉弓。不像此前其他艺术家的雕塑作品那样把整件作品的重心稳稳当当地放在人物身上,布德尔让整件作品在赫拉克勒斯的身躯和身前的岩石之间取得平衡,把作品重心所在的位置留空了,显得活泼灵动而微妙。除了对于作品重心的巧妙处理,布德尔对于人物面部和身体的处理手法的对比也有一番趣味:人物身体的各个转折之处自然柔和,而人物面目块面分明、有如刀削;前一种手法较为写实,是对于传统的继承,后一种手法较为概括,甚至有抽象处理成几何形体的意味,这在后来几十年里的一些雕塑杰作中体现得更加鲜明。

罗丹博物馆

弓箭手赫拉克勒斯 1909年

沉思,约1900

美第奇的维纳斯 约1880年

他的女人体从描述性文学中脱离出来,她们不着寸缕,少有装饰,让人很难鉴定她们的身份。取代而之的是被简化后浑圆,饱满的肉体。这种简化的手段从另一个方面成为了之后走向抽象的前奏曲。节制的表现力,几何式的轮廓线,柱状的躯体马约尔的作品启发了如亨利摩尔,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等艺术家的创作。

垂死的人马 无胡须版本 1914年

艺术家布德尔从1885年起直到去世都在这里工作,经过几次整修,博物馆里面仍保存了布德尔生前的工作室,也保留了他曾经使用过的工具。

布德尔谈古希腊,说这个民族何等地热爱和依赖于精神生活。到了今天,逝去的古希腊文化留下了一具硕大孤独的纯白骨骼,而整个世界都从这个巨大的骨骼中汲取营养和灵感,都从其残骸里寻取所需,那些被破坏后遗留的碎片残骸,尽管支离破碎,却还在不断地影响世人,永无休止地向人们讲述着心灵颤动与理性平衡的完美结合。他在古希腊那里看到了精纯的艺术心灵。布德尔十分重视心灵,重视艺术创作的情感,他把真挚热烈的情感看作艺术的真实。

希腊神话题材常出现于布德尔的作品中,在这里半神英雄赫拉克勒斯正在完成他十二项任务中的一项驱赶斯延法罗斯湖的怪鸟。他手持弓箭,将目光瞄准远处,平静的面容和高高隆起的肌肉形成了对比,似将希腊古风时期的雕塑与罗丹综合到了一起。

可能我们对于埃米尔安托万布德尔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奥古斯特罗丹,知道罗丹创作的那座低头沉思、右手托腮的坐像《思想者》。1893年9月,罗丹工作室里来了一位助手,一位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习多年而对于学院派作风抱有审慎态度的青年雕塑家,他一直工作到1909年才离开,随后到一所艺术学院教学20年。这位雕塑家就是布德尔,他和罗丹及另一位同时期的法国雕塑家马约尔,被誉为欧洲近代雕塑的三大支柱人物。布德尔出生于1861年,于1929年去世。在他4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除了给同时代或稍早一些的名人塑像之外,他的创作主题大多围绕着古希腊古罗马神话展开。这一批以神话角色为题材的作品创作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期的近20年间,被认为是他艺术风格成熟时期的作品。正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布德尔作品展,就向我们呈现了他这一批作品中的精品。

巨大的圆雕产生了一种纪念碑式的效果,浑厚的体量感入侵了周围的空间。石膏的白色和稳定的结构让大厅显得肃穆,但是近距离观看的时候这种肃静被狰狞的局部破坏了,雕刻刀未加修饰的划痕和材质粗糙的表面带来了丰富的触感,在这里石膏是美的,尽管与大理石的美不同。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布德尔:一位心灵透彻的“野蛮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