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三山聚义打青州武松为何没有出战

浩浩梁山泊,一百单八将,虽英雄好汉居多,但其中也颇有几个让人反感不耐。当然,现代人看《水浒》,有些感想难免不符其成书的时代背景,颇有关公秦琼之嫌,权当一笑。以下所列人物纯属个人喜好,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就如同对刘德华,有人爱他爱得跳海,有人烦他烦得搓拳,如果触犯了某些人的 FANS,也请原谅。  第十五名 自不量力的“镇三山”黄信:  上山伊始,领导们看来是很想对其重点培养的,多次出兵都是跟主将们混在一起的。可惜他的本领实在是差着档次。以他的实力,取个如此咄咄逼人的外号,是很危险的。他显然不知道郑屠是怎么死的,有七成就死在了那“镇关西”三个字上。而杀人凶犯就隐在这三山之中。幸运呀,黄信,入伙之前没跟鲁智深碰过面。  第十四名 头号猥琐之人“打虎将”李忠:  相比一身恶霸习气的周通,李忠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气鬼,且人还不如周通爽气。在渭州接济金家父女时,他扣扣索索掏出的二两银子,鲁达干脆扔还给他。这次我们还可以原谅,毕竟跑江湖的李忠不可能像史进、鲁达那么有钱,二两也说得过去。可后来在

导读:武松上二龙山落草,坐上了第三把交椅,第一、第二把交椅分别是鲁智深和杨志。二龙山上还有四个后来也是梁山好汉的头领,分别是施恩、曹正和张青、孙二娘夫妇。二龙山地处青州,附近还有两座山,分别是桃花山和白虎山。当然了,由于鲁智深、杨志和武松都属于武艺高强之人,这二龙山也是三山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山头。呼延灼攻打梁山泊,被破了连环马失败,“折了许多官军人马,不敢回京”,就打算到青州慕容知府处,想通过慕容皇妃的关系打通关节,那时再“引军来报仇”。慕容知府也想着扫平境内的盗贼,所以就给了呼延灼“马步军二千”,让他扫平三座山头。

桃花山就太离谱了。自己的东西不愿意送人,非要现抢,慷他人之慨。鲁智深单单裹走点金银器物算给他留了面子,应该一把火烧了他的老窝。  第十三名 奸猾的“铁臂膊”蔡福:  典型的滑胥酷吏,一伸手敲诈李固五百金,担保取卢俊义的性命;后见形势不妙,毅然反水,上下其手又保全了老卢。于方寸之间闪展腾挪,大变活人,真是神通广大的能吏呀。蔡氏兄弟也能在梁山占一位置,董超薛霸之辈只能自叹脑筋转得不够快。  第十二名 别有用心的“金眼彪”施恩:  仗着家里有点政府背景,经营娱乐场所,划地盘收保护费的流氓黑社会分子。所以即使他再怎么对武松恭敬有加,哪怕他趴在地上叫“老子”,也难掩其想把武松当枪使的险恶用心。因其心不正,顾言行可憎。如果真有冤屈,大可直言相告,也比这一大番做作来的硬气爽利。  第十一名 庸碌之辈“青面兽”杨志:  杨志其人可说十分平庸(有道是“将不过三代”,这也正常),虽说武艺不错,心思圆滑,也算得上努力上进,可偏偏干啥啥不成,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高俅 是本书头一个反面人物,可在处理杨志的问题上,合情合理,一点儿也没冤枉他。有趣的是,杨志凡因公出错,不管是丢了花石纲还是生辰纲,都会选择一走了之,反而是杀死二的命案,倒会选择自首,大概也是认为杀个把无赖乃是好汉行径,不像办砸差事那么丢人。黄泥岗上,虽说晁盖等人的计策巧妙,可杨志之不善驾驭手下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真让其在军旅中独挡一面,败军杀将几乎是必然的。所以对他本人来说,落草为寇可能是最幸运的,这使他能稍微作点什么,不至于浑浑噩噩地了此一生。第十名 名不符实的聪慧之人“浪子”燕青:  在后半部分,作为李逵的衬托,“小乙哥”的出场可真是不少。他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加之一身“IT”造型,历来极受女性和青少年读者的钟爱。不过以他在卢家的表现来看,他的“聪明才智”在遇到陷害和变故面前毫无作为。上不能取信卢俊义,下不能防范李固。而射死董朝薛霸后,拔下暴露身份的短箭,拨掉差人的衣服,毁掉死者容貌,甚至挖个坑埋掉尸体能花多少功夫?然后再从容逃走,那是什么感觉?卢俊义是个草包,可怜一向自诩聪明的燕青也想不到。所以说他只有点小聪明, 无甚大见识,刻薄点讲,不过是个会玩两下乐器的下人罢了。论性格、气质、格局和生活体验,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江湖好汉。或许到官宦人家去当差帮闲,更适合燕青发展。  第九名 身手与头脑成巨大反比的“玉麒麟”卢俊义:  虽贵为副寨主,且武艺天下无伦,依然不招人喜欢。骄傲呆板,遇事无断,被骗上山时的颓唐,大名府刑场上的窝囊。只能说他空有英雄艺,没有英雄胆,虽武功盖世,算不得好汉。  第八名 恶霸地主“小遮拦”穆春:  梁山一百单八将,有很多“坏人”。有些人因生活所迫,作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像李俊、张横、孙氏夫妇等;有人爱划地皮,收个保护费什么的,像施恩;有些人偏好劫个色,像周通,张英。可就人品而言,他们比起揭阳镇上的这位穆兄弟,统统算的上是小巫见大巫。这家伙,算得上是欺行霸市,肆意妄为,横行不法,属于典型的恶霸地主。连宋江,这个一辈子

呼延灼有一匹“踢雪乌骓马”,是皇帝御赐的宝马,在投奔青州府的途中,却不想被桃花山的李忠与周通偷了去,因此,呼延灼打三山,首先攻打的是桃花山。桃花山的李忠和周通武艺实在平常,根本就不是呼延灼的对手,所以,两人商量着请二龙山相救。二龙山和桃花山“各守山寨,保护山头”,这种闲事二龙山是可以不管的。不过,杨志觉得,若置之不理,“一者怕坏了江湖上豪杰;二者恐那厮得了桃花山,便小觑了洒家这里”,因此上决定出兵相救。就这样,在梁山泊之外,又演了一处好汉们对敌官军的大戏——三山聚义打青州。但是,作为二龙山大殿上的大头领,最终在梁山上排名比杨志高的武松却没有出战,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美洲杯在哪买球 1

有一种原因是武松杀人,而且是杀了两名朝廷命官,所以他是个特别重罪的人。不管作者怎样写,世上会有多少好汉赞赏,但当时人的观念,他就是个罪犯强盗。世人大多的人是这样认为,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就像宋江在梁山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样,假如他打出了反皇帝的旗号,马上就会像方腊一样,引来征剿大军。而这样的征剿,真正是“师出有名”。梁山好汉有些人脸上有金印,宋江也有,后来让安道全给抹去了。为什么一定要抹去?那就是带着这个金印,你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罪犯。武松杀了人,宋江要带他去清风寨花荣那儿,武松自己说,“做下的罪犯至重,遇赦不宥”,难道呼延灼不会拿这个来说事吗?这时候让武松出战,很容易给人落下口实,让呼延灼用来鼓舞士气。人的认识不能超出自身所处的那个时代,让青州兵认为武松是个英雄并不现实,就像梁山好汉可以跺脚骂高俅,可是见了高俅马上要跪倒在地,尽管他已经成为了俘虏。

鲁智深、杨志也是朝廷的通缉犯,但他们的“罪”和武松不同。鲁智深杀的是屠夫郑屠,杨志是因为丢失了生辰纲,他们虽然也被通缉令追捕,但一般人不会仇视这样的“罪犯”,这种案子说过了,也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心。

呼延灼后来在梁山上的职务是马军五虎将第四,祖上是大宋朝开国将领,马上功夫肯定是十分了得。这个人一出场就与马有联系,皇上御赐宝马,攻打梁山用的是连环马,先攻打桃花山也是因为要追回踢雪乌骓马。武松是打虎英雄,功夫了得,这个毫无疑义。但是,武松的功夫在于拳脚,即便是打老虎,作者也让他打断了哨棒,最终用拳头解决问题。后来在梁山上的职务是步军头领。这是两种不同的兵种,其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仅仅以刀枪论,步兵在马军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因此,步兵对付马军一是利用地形,二是利用武器装备,像铁蒺藜、绊马索、弓箭等,就是让马军失去优势。据说,《水浒传》的作者有过亲身打仗的经历,他应该懂得这是一种不对等的较量,如果让马上的呼延灼和地上的武松交手,再来个“不分胜负”,实在难以令人信服。武松的功夫在于拳脚,落草前干的是都头,就是维持治安,没有正规军队的经历,也不能让他骑在马上,这也是作者避免描写矛盾的原因。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水浒传》中三山聚义打青州武松为何没有出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