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先后4任老婆介绍:曾娶14岁日本女高中生

图片 1孙中山 被称为中华民国“国父”的孙中山,一生都在为改变旧中国而努力。他的政治贡献是不可磨灭的,然而在私生活上,孙中山先生除了人尽皆知的宋庆龄外,还有哪些女人? 日籍秘密夫人 根据久保田的研究,孙中山于1898年在横滨的中国城,首次遇到宫川富美子的母亲,美丽的女子打动了孙中山的心,1901年孙中山要求宫川富美子的祖父答应把她的母亲嫁给他,她的母亲当时才14岁。其祖父生气的拒绝了,因为这个女孩太年轻,而当时孙中山已经36岁了。后来孙中山直接向该女求婚,于是两人就在横滨以简单的仪式举行了婚礼,不久孙中山独自前往东南亚及美国,于1905年回到日本看妻子,1906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但孙中山在女儿出生之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宫川富美子的母亲后来改嫁两次,但仍保持与孙中山书信往来,于1970年去世,享年82岁。宫川富美子于出生后不久,由另一个家庭收养抚育。 孙中山在美国的亲友们也曾说,孙中山在日本有一个女儿,但不知其姓名,是一个日本籍太太所生的。这位东洋夫人的名字叫大月薰, 在她死以前,曾留下录音带和口述纪录。大月薰的父亲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孙文因藏匿在大月薰家里而与大月薰相识相爱;四年后孙文向大月薰求婚,并举行婚礼,当时大月薰还只是横滨高中女中的学生,年仅15岁。宫川富美子生于明治39年5月,富美子的名字中“富美”的另一个汉字写法是“文”字,这是仿效孙文的“文”所取同音字。宫川富美子生下后,立刻被送去做养女,她自己则是在昭和30年从当时住枥木县的生母大月薰那儿知道真正的身世。这段秘密之所以被久保田教授证实,是因为他在神户华侨历史博物馆等地做研究时发现了录音带,录音带出现的一个人名字“温炳臣”,温炳臣这个名字,只有研究中国近代史的专家才知道,温炳臣也就是孙文的同志,而且是少数清楚孙文在横滨所有行止的人才知道,从录音带里足见大月薰与孙文有关系。 《读卖新闻》报道,现年78岁满头银发的宫川富美子,目前和儿子媳妇一同住在横滨市西区南浅间町32之10号,闲居在家。她在17日晚间,接受《读卖新闻》记者访问说:“我从母亲那儿知道自己是孙文先生的女儿,但因为顾虑到孙文家族的立场,因此没有公开。” 小妾陈粹芬 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关系在各种媒体介绍较多,孙中山的原配夫人卢慕珍,就是孙科的妈妈,知道的也不少,而陈粹芬(1873-1960),是孙中山的革命战友,原籍福建厦门同安,父亲是位郎中,五口通商时父亲随厦门商人来到香港,所以她出生在香港新界屯门,据说福建同安人爱国华侨陈嘉庚是她的侄辈。1873年生于香港,原名香菱,又名瑞芬,排行第四,故人称“陈四姑”。陈粹芬身材适中,眉清目秀,吃苦耐劳,颇具贤德,由于家贫,父母早亡,未曾读过书,因而有人说她不识字。由于早年在南洋活动的时间相当长,因而一般被误为南洋人。传系粤籍南洋华侨,久居于香港。1891年的一天,19岁的陈粹芬在屯门基督教堂,由陈少白介绍她与孙中山相识。初次相见,孙中山即向她表示要效法洪秀全、石达开推翻清朝。出身贫困的陈粹芬深为孙中山的豪言壮语所感动,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也立志参加革命。不久,志同道合便使孙中山和陈粹芬结成革命伴侣,在红楼租屋住下,相偕奔走革命,共同筹划反对腐朽的清政府。这一年孙中山已26岁,在西医书院尚有一年才毕业,孙科就在此年出世的,以此推算,当为1891年。他们自1891年起相随十余年,陈粹芬多年来追随孙中山,足迹遍及日本、新马一带,陈粹芬是孙中山先生倡导革命初期的亲密伴侣。 孙中山在日本和南洋从事革命活动时,陈粹芬一直追随左右。她常常替革命同志洗衣做饭,传递革命密函,甚至从事运送军火等危险的地下工作。孙中山在日本流亡期间她做孙中山的联络员,掩护革命同志,在孙中山周围待了十几年。后来因患了肺结核,怕传染给孙中山而离开了孙中山。在孙家的祖谱里,陈粹芬是妾,陈粹芬与卢慕贞相处融洽,情同姐妹。晚年在中山县定居,由养女苏仲英和女婿孙乾侍养。虽没与孙中山正式结为夫妇,但被长房孙眉及卢夫人承认为妾,1960年秋,年迈体弱的陈粹芬在香港溘然长逝,享年87岁。由于种种原因,家人的治丧形式颇为简单,不登报,不发讣告,匆匆购地葬于荃湾华人墓地。1986年年末,陈粹芬女婿孙乾回香港收拾岳母陈粹芬与妻子的遗物,改葬岳母遗骨于中山县翠亨村孙氏家族墓地之内。墓碑上写道:孙陈粹芬夫人之墓,婿孙乾率外孙必胜、必兴、必达、必成、必立建立。这虽然大家都知道,但以前在孙中山的传记里任何人都不敢写她,怕影响孙中山的形象。其实可以理解,因为她是孙中山的战友,而且在那时也准许纳妾,也不是孙中山的什么劣迹。所以后来陈粹芬回家后,孙中山的哥哥孙眉特意在澳门给她买了套房子,因为觉得她是家庭成员之一。陈粹芬为中国革命出过力,对孙氏家族也是有功劳的。对于这样一位人物,史学界也渐渐突破障碍,开始研究陈粹芬为革命所作出的贡献,以及她与孙中山的真正关系等,有意还给陈粹芬一个较公平的历史地位。

导读: 在 有一个女儿,但不知其姓名,是一个 籍太太所生。这位东洋夫人的名字叫大月熏,大月熏的父亲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 文因藏匿在大月熏家里而与大月熏相识相爱。 的四次婚姻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上,新闻发言人赵启正介绍,政协今年的重点活动就是举行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大会,还要拍摄专题的文献片,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行纪念邮票、纪念币,与辛亥革命历史相关的地方以及民革中央、台盟等民主党派将围绕着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举行专题讲座和各种纪念活动。 100年前, 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统治。 中山出生在广东香山县的翠亨村,乳名帝象,入学时取名孙文,1897年孙中山流亡日本,投宿东京一家旅馆时化名中山樵,随后革命党人便称他为中山。 孙先生1915年同宋庆龄结婚,二人相濡以沫的传奇爱情,至今仍为后人乐道。 但与宋庆龄结婚并不是孙中山的第一次婚姻。在孙中山公开的传记中,他承认有两位夫人,一位是卢慕贞、一位是宋庆龄,其实孙中山还有一位妾叫陈粹芬。 孙中山的元配卢慕贞夫人1884年与他结婚,是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妾陈粹芬生活在香港,经陈少白介绍与孙中山认识,随后与孙中山同居。孙中山早期许多革命活动都有陈粹芬参与,因为她在家排行老四,故人称陈四姑。陈粹芬后来患肺病,1914年定居在马来亚,1931年后常住在中国湘潭县,后来又去香港。三位孙夫人情况各有不同,但都长寿,卢慕贞活到86岁,陈粹芬活到89岁,宋庆龄也活到89岁。 孙氏晚辈对于孙中山的三位夫人都视为祖母。据孙中山的后人孙必达说,孙家人暱称陈粹芬为「南洋婆」,卢慕贞因与孙中山离婚后住在澳门,被暱称为「澳门婆」,至于宋庆龄则被称为「上海婆」。也有孙家晚辈称卢慕贞为「婆婆」,称陈粹芬为「二婆」,孙中山儿子孙科也随家里的小孩称陈粹芬为「二婆」。至于宋庆龄,并没被称为「三婆」,孙家子弟与她见面时,称她为「grandma」。 此外孙中山还有一位日本籍的秘密夫人,孙家家谱中没有记载。孙中山在美国的亲友们曾说,孙中山在日本有一个女儿,但不知其姓名,是一个日本籍太太所生。这位东洋夫人的名字叫大月熏,大月熏的父亲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孙文因藏匿在大月熏家里而与大月熏相识相爱;四年后孙文向大月熏求婚,并举行婚礼,当时大月熏还只是横滨高中女中的学生,年仅14岁。 孙中山的四次婚姻中最为外界称道的是与宋庆龄的婚姻。 孙中山一生娶了几个女人? 在他公开的传记中,只承认两位,一位是卢夫人、一位是宋夫人。其实孙中山还有一位妾叫陈粹芬,在孙中山家的族谱里有详细的介绍。《翠亨孙氏达成祖家谱》关于孙中山的有关情况中有这样的文字:元配卢慕贞(1885年结婚,1915年离婚)享寿八十六岁,侧室陈粹芬(1891年开始与孙中山同居,1912年秋离开孙中山)享寿八十九岁,妣宋庆龄(1915年22岁的宋与49岁的孙中山结婚)享寿八十九岁。孙氏晚辈对于孙中山的三位夫人都视为祖母。据孙中山的后人孙必达说,孙家人暱称陈粹芬为「南洋婆」,卢慕贞因与孙中山离婚后住在澳门,故被暱称为「澳门婆」,至于宋庆龄则被称为「上海婆」。也有孙家晚辈称卢慕贞为「婆婆」,称陈粹芬为「二婆」,孙中山儿子孙科也随家里的小孩称陈粹芬为「二婆」,至于宋庆龄,并没被称为「三婆」,孙家子弟与她见面时,称她为「grandma」。此外孙中山还有一位日本籍的秘密夫人,孙家家谱中没有作记载。 孙中山的元配卢慕贞夫人 1866年11月12日夜,孙中山出生在广东香山县的翠亨村,乳名帝象,入学时取名孙文,参加革命后孙中山被清政府通缉时,通缉令上的名字为「孙汶」,中山是他1897年流亡日本,投宿东京一家旅馆是化名中山樵,随后革命党人便称他为中山,孙中山家从他爷爷孙敬贤时起就没有土地了,父亲孙达成在澳门一家鞋店当学徒,32岁才与家乡的扬胜辉的女儿结婚,婚后先后生下了孙眉、孙妙茜、孙中山、孙秋绮兄妹四人。宋庆龄回忆孙中山时,写道因为孙中山家里贫穷,孙中山「到15岁才有鞋子穿」。在孙中山5岁时,他的哥哥孙眉去檀香山当佣工,后来在檀香山发达起来了。 1883年秋,孙中山因在故乡毁坏北极殿里的神像,担惊受怕的父母面对乡亲的众怒,为息事宁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儿子送往香港读书,后又到檀香山的长兄孙眉那里,可孙中山不满大哥的严厉斥责和管束,竟然负气不辞而别,于1885年4月,回到了故乡翠亨村。当时,爱弟心切的孙眉看到弟弟性格倔强,实在难以管教,思来想去,想到婚姻是羁绊弟弟的一种良策。于是,他汇了一笔钱回家,除了供弟弟读书之外,希望父母尽快为弟弟成婚,使其安于家庭生活,免得再因年轻气盛而惹出难以收拾的麻烦,让父母在乡里众人面前受辱。孙眉的提议促使父母迅速为孙中山物色对象,母亲杨太夫人恰巧有一姐妹嫁在香山县上恭都外茔乡(今属珠海市金鼎区外沙乡),她认为同乡卢耀显之女卢慕贞与孙中山很相配,从双方的家世、年龄、经济状况等看,算得上门当户对,便极力撮合这桩婚姻。其父卢耀显承先祖业读书,后漂洋过海到檀香山谋生,与孙眉同为檀香山华侨,卢耀显虽经商而致家境渐富,却很早因病而逝,家境又渐转衰,卢慕贞是卢耀显的长女,虽然她的家距离孙中山的家乡翠亨村只有几里,但在这以前卢、孙两家素无往来。那时,年轻人结合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卢慕贞与孙中山根本无缘相见。对于孙中山来说,他有志于从事反清革命,生活势必飘忽不定,所以起先并不愿结婚。再加上他少年时就到檀香山,深受西方婚姻自由思想的影响,对封建礼教一向深恶痛绝,他的想法与父母的传统习俗大相迳庭。在那个讲究「郎才女貌」的时代,孙中山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所受的教育更是卢慕贞无法相比。卢慕贞身材矮小,自幼缠足,是一个相貌平平、性格内向的旧式女子。然而,由于孙中山一向敬重父母,同时他也根本没有把婚姻视为像反清革命那么重大,所以,他当时在婚姻问题上随波逐流,没有违抗父母和大哥之命。 1885年5月26日,卢慕贞在与年方20岁的孙中山定亲后,不久就结婚了。当时孙家家境已相当富裕,所以,婚礼办得相当热闹。结婚地点在孙家老宅左边的一间新建平房里,按当地的风俗,在家中正厅立了字架,立字为德明(按:幼名帝象,字德明,号日新),两旁对联为「长发其祥,五世其昌」,特别醒目,给贺喜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孙中山并没有像他大哥孙眉所希望的那样把结婚变成生活的藩篱,所以,结婚三个月后,孙中山便于同年8月,离开家乡再赴香港中央书院复学,因为结婚前孙中山在香港英国殖民当局办的中等学校中央书院(1889年改名域多利书院,1894年改名皇仁书院)就读。在1886年夏抱着「医亦救人之术」,放弃仕途和当传教士等职业,毅然进入了美***长老会所办的广州博济医院附属南华医学堂(今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旧址)。1887年,他又进入香港雅丽氏医院开设的西医书院(即香港大学医学院前身)。他埋首书海,只有在假期才回故乡团聚,对过门后才认识的夫人,开始时夫妻的感情并不深厚。但知书达礼,每逢回乡,对言语不多的卢慕贞相敬如宾。随着时光的流逝,对卢慕贞加深了了解,渐为她孝顺、勤劳和贤惠的行为所感动。卢慕贞自幼丧父,与寡母相依为命。由于家庭环境,作为长女,卢慕贞自小勤快,素以孝敬长辈而闻名乡里,尤擅女红。在婚后的数年中,尽管回乡并不多,但每次回家,卢慕贞总为他缝制一套新衣服和鞋袜,婆婆杨太夫人身上的穿戴也多出自卢慕贞之手。卢慕贞(1867-1952)与孙中山并非自由恋爱结婚,但也婚姻美满,生育下了子女孙科、孙延和孙琬三人。由于卢氏自幼缠足,个性内向,所以孙中山到各处筹募搞革命时,往往不能一同相随。在辛亥革命前后几个月,卢氏与二女都在槟城暂居。革命成功后,他们乘船回国,但卢氏无心当第一夫人。1915年,孙中山为娶宋庆龄,与卢慕贞协议离婚。卢氏晚年定居于澳门,1949年后,卢慕贞的名字就很少被人提及,她的照片长期未能悬挂于广东翠亨村故居,以致若干年后,许多人不知还有一位原配夫人,也搞不清独子孙科的生母是何许人。 孙中山的妾陈粹芬 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关系在各种媒体介绍较多,孙中山的原配夫人卢慕珍,就是孙科的妈妈,知道的也不少,而陈粹芬(1873-1960),是孙中山的革命战友,原籍福建厦门同安,父亲是位郎中,五口通商时父亲随厦门商人来到香港,所以她出生在香港新界屯门,据说福建同安人爱国华侨陈嘉庚是她的侄辈。1873年生于香港,原名香菱,又名瑞芬,排行第四,故人称「陈四姑」。陈粹芬身材适中,眉清目秀,吃苦耐劳,颇具贤德,由于家贫,父母早亡,未曾读过书,因而有人说她不识字。由于早年在南洋活动的时间相当长,因而一般被误为南洋人。传系粤籍南洋华侨,久居于香港。1891年的一天,19岁的陈粹芬在屯门***堂,由陈少白介绍她与孙中山相识。初次相见,孙中山即向她表示要傚法洪秀全、石达开推翻清朝。出身贫困的陈粹芬深为孙中山的豪言壮语所感动,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也立志参加革命。 不久,志同道合便使孙中山和陈粹芬结成革命伴侣,在红楼租屋住下,相偕奔走革命,共同筹划反对腐朽的清政府。这一年孙中山已26岁,在西医书院尚有一年才毕业,孙科就在此年出世的,以此推算,当为1891年。他们自1891年起相随十余年,陈粹芬多年来追随孙中山,足迹遍及日本、新马一带,陈粹芬是孙中山先生倡导革命初期的亲密伴侣。孙中山在日本和南洋从事革命活动时,陈粹芬一直追随左右。她常常替革命同志洗衣做饭,传递革命密函,甚至从事运送军火等危险的地下工作。孙中山在日本流亡期间她做孙中山的联络员,掩护革命同志,在孙中山周围待了十几年。 后来因患了肺结核,怕传染给孙中山而离开了孙中山。在孙家的祖谱里,陈粹芬是妾,陈粹芬与卢慕贞相处融洽,情同姐妹。晚年在中山县定居,由养女苏仲英和女婿孙干侍养。虽没与孙中山正式结为夫妇,但被长房孙眉及卢夫人承认为妾,1960年秋,年迈体弱的陈粹芬在香港溘然长逝,享年87岁。由于种种原因,家人的治丧形式颇为简单,不登报,不发讣告,匆匆购地葬于荃湾华人 。1986年年末,陈粹芬女婿孙干回香港收拾岳母陈粹芬与妻子的遗物,改葬岳母遗骨于中山县翠亨村孙氏家族 之内。墓碑上写道:孙陈粹芬夫人之墓,婿孙干率外孙必胜、必兴、必达、必成、必立建立。这虽然大家都知道,但以前在孙中山的传记里任何人都不敢写她,怕影响孙中山的形象。其实可以理解,因为她是孙中山的战友,而且在那时也准许纳妾,也不是孙中山的什么劣迹。所以后来陈粹芬回家后,孙中山的哥哥孙眉特意在澳门给她买了套房子,因为觉得她是家庭成员之一。陈粹芬为中国革命出过力,对孙氏家族也是有功劳的。对于这样一位人物,史学界也渐渐突破障碍,开始研究陈粹芬为革命所作出的贡献,以及她与孙中山的真正关系等,有意还给陈粹芬一个较公平的历史地位。 那么,1912年,陈粹芬为什么功成身退与孙中山分手?这个问题是近年讨论最多的,除上边患病说外,又有很多人进行了分析与猜测。首先是陈粹芬本身没读过多少书,个人的文化知识有所欠缺,再加上自己的出身,心里可能多少会有一些自卑感。另一个原因可能是,陈粹芬与孙中山长期在一起,但是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身份,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陈粹芬多少是会有一些压力的。后来宋庆龄出现并于1915年与孙中山结婚,这或许是后来陈粹芬一直没有与孙中山复合的一个重要原因。1912年秋后,陈粹芬到澳门风顺堂4号孙眉家中居住。她在孙中山荣任临时大总统之时却功成身退,从不炫耀自己的特殊身份。她生活十分俭朴,留的是民初女学生的发式,即所谓「清汤挂面头」。陈粹芬说:「我跟中山反清,建立中华民国,我的救国救民愿望已经达到。我自知出身贫苦,知识有限,自愿分离,并非中山弃我,他待我不薄,也不负我。」其坦荡胸襟可见一斑。后来,陈粹芬告别亲友,只身赴南洋,隐居在马来半岛庇能。1915年,孙中山与宋庆龄结婚,陈粹芬说:「中山娶了宋夫人之后有了贤内助,诸事顺利了,应当为他们祝福。」她视富贵荣华如浮云,但当地侨界人士仍尊称她为「孙夫人」或「孙太太」。1915年,孙中山与宋庆龄结婚时,陈粹芬已42岁,为了安慰独居的寂寞,她抱养了一位苏氏华侨的幼婴为女儿,取名孙容,又名仲英,母女相依为命。不久,孙科第一次出国考察,路过南洋,特地到庇能去探望她,给予资助,并表示欢迎她返回澳门定居。 陈粹芬与孙中山分手后,在孙中山长兄孙眉的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孙眉去世后,她得到孙中山之子孙科的协助回广州。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陈粹芬远在南洋,痛哭失声。她说:「我虽然与中山分离,但心还是相通的,他在北京病危期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他在空中飞翔。」陈粹芬设坛遥祭7天,感情之笃,异乎寻常,这在当地传为佳话。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陈粹芬应孙科之请,携女儿孙容回国,住在广州。5年间,为孙科操持家务,照顾其子孙治平、孙治强兄弟及自己的女儿孙容,让他们都先后考入大学。1936年蒋介石南下广州,为答谢当年陈粹芬在日本时的照料,特亲自修书托居正探望陈粹芬,并致送10万元,给她作为建筑房屋及养老之用。1937年,她的养女孙容,与孙眉之次孙孙干相爱,本来论辈分属姑侄,遭到长辈反对;但因无血缘关系,孙科也极为赞成,出面成全。孙容恢复原姓,改为苏仲英,两人赴义大利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陈粹芬虽然后来没有和孙中山一起生活,但先后由孙眉、孙科及孙干等孙家后人奉养。然而,养女苏仲英因罹患癌症早在1958年过世,比1960年在香港过世的陈粹芬早离世两三年。苏仲英过世时,孙家因为怕陈粹芬承受不了,始终不敢告知陈粹芬。 实际上过去的史料里也有不少关于陈粹芬的记述,1936年3月20日,《逸经》第二期登冯自由《革命逸史》四则载:「中山毕生不嗜烟酒,读书之余,间与人下象棋,然习之不精,好取攻势而懈于防守,故易为敌所乘,余与胡汉民何香凝等皆尝胜之。外国纸牌尤非其所好,然颇精于三十年前盛行之广东天九牌,乙巳以前居横滨时,每与陈四姑、张能之夫妇玩之。」这里提到的「陈四姑」,就是陈夫人。1945年冯自由出版《革命逸史》第三集,书前请刘成禹题词,刘成禹写《奉题冯自由兄革命逸史三集并自题七十自传暨先总理旧德录》十首,在第八首中有这样的诗:「望门投宿宅能之,亡命何曾见细儿。只有香菱贤国妪,能飘白发说微时。」冯自由在后面加按语,说:「禺生诗中所述掌故。皆民国前八九年革命轶事。舍余二人外。无人知其详。」「横滨日本邮船会社华经理张果字能之。与总理有通家之好,陈夫人瑞芬原名香菱。曾寄居张宅一年。总理居日本及越南南洋时。陈夫人恒为往来同志洗衣供食。辛勤备至。同志咸称其贤。」宫崎寅藏的夫人宫崎褪子在《我对辛亥革命的回忆》里,有一段描写陈夫人,她说宫崎民藏睁大眼睛回叙昨天晚上的事,边称赞那位中国革命妇人,边鼓励我说:「在照顾孙先生日常生活的那位中国妇女同志,真是个女杰。她那用长筷子,张著很大的眼睛,像男人在吃饭的样子,革命家的女性只有这样才能担当大事。你看她声音之大。你应该向她看齐才对。」 孙中山日本籍的秘密夫人 名叫久保田,是日本女子大学的教授,他负责研究这件事,他指出这位女人名叫宫川富美子,住在东京南方的横滨市。 根据久保田的研究,孙中山于1898年在横滨的中国城,首次遇到宫川富美子的母亲,美丽的女子打动了孙中山的心,1901年孙中山要求宫川富美子的祖父答应把她的母亲嫁给他,她的母亲当时才14岁。其祖父生气的拒绝了,因为这个女孩太年轻,而当时孙中山已经36岁了。后来孙中山直接向该女求婚,于是两人就在横滨以简单的仪式举行了婚礼,不久孙中山独自前往东南亚及美国,于1905年回到日本看妻子,1906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但孙中山在女儿出生之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宫川富美子的母亲后来改嫁两次,但仍保持与孙中山书信往来,于1970年去世,享年82岁。宫川富美子于出生后不久,由另一个家庭收养抚育。 孙中山在美国的亲友们也曾说,孙中山在日本有一个女儿,但不知其姓名,是一个日本籍太太所生的。这位东洋夫人的名字叫大月薰,在她死以前,曾留下录音带和口述纪录。大月薰的父亲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孙文因藏匿在大月薰家里而与大月薰相识相爱;四年后孙文向大月薰求婚,并举行婚礼,当时大月薰还只是横滨高中女中的学生,年仅15岁。宫川富美子生于明治39年5月,富美子的名字中「富美」的另一个汉字写法是「文」字,这是倣傚孙文的「文」所取同音字。宫川富美子生下后,立刻被送去做养女,她自己则是在昭和30年从当时住枥木县的生母大月薰那儿知道真正的身世。这段秘密之所以被久保田教授证实,是因为他在神户华侨历史博物馆等地做研究时发现了录音带,录音带出现的一个人名字「温炳臣」,温炳臣这个名字,只有研究中国近代史的专家才知道,温炳臣也就是孙文的同志,而且是少数清楚孙文在横滨所有行止的人才知道,从录音带里足见大月薰与孙文有关系。 《读卖新闻》报道,现年78岁满头银发的宫川富美子,目前和儿子媳妇一同住在横滨市西区南浅间町32之10号,闲居在家。她在17日晚间,接受《读卖新闻》记者访问说:「我从母亲那儿知道自己是孙文先生的女儿,但因为顾虑到孙文家族的立场,因此没有公开。」 孙总理夫人--宋庆龄 宋庆龄嫁给了孙中山,宋美龄嫁给了蒋介石,她们的姐姐宋霭龄嫁给了孔祥熙。没有宋庆龄与孙中山的结合,也许就没有宋美龄与蒋介石的结合,也许就没有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结合;没有「四大家族」的结合,20世纪中国的历史也许就会是另一种样子。宋庆龄,又名庆琳,教名露瑟萝,英文学名罗沙蒙德,出生于上海市。自幼生长在一个双亲即是教师又是徒的西式家庭中。宋氏家族有父亲宋嘉树,母亲倪桂珍,姐姐宋蔼龄,弟弟宋子文,妹妹宋美龄以及弟**安和子良。1908年与妹妹美龄乘船到美国求学。1913年毕业于美国乔治亚州梅肯的魏斯里安女子大学哲学系。宋庆龄从美国毕业后,于1913年8月29日抵达横滨,第二天就由父亲和姐姐陪着去拜访孙中山,这是宋庆龄长成后首次会晤她所仰慕的革命家。19年前,庆龄还在襁褓中时「见过」孙中山,她当然完全记不起来孙的模样。宋庆龄见到孙中山,极为兴奋,她也加入了父亲与姐姐的行列,协助孙中山处理英文信件。1914年9月宋霭龄回上海与孔祥熙结婚,宋庆龄接替姐姐,做了孙中山的秘书。宋庆龄担任孙中山先生的英文秘书,并与孙中山产生感情,主动表示爱慕之意。宋庆龄父母得悉后,坚决反对他们的婚姻。孙是革命家,年岁的差距显然无法阻止两个人急速成长的爱苗,即使孙已有妻室和三个子女。以《西行漫记》闻名的美国记者斯诺曾在30年代问宋是如何爱上孙先生的。她答道:「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而是出于敬仰。我偷跑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孙中山先后4任老婆介绍:曾娶14岁日本女高中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