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权统治与康乾盛世

宋朝以后,中国古代少有盛世景象,但在17、18世纪,当封建社会快要败落的时候,却出现了康乾盛世。而清代盛世的再现,是在满族君权下形成的。

康熙61年11月13日,凌晨四点钟的样子,康熙把他七个儿子和尚书隆科多,召到畅春园御榻前面,向他们宣布了谕旨: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 躬,必能克承大统,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这就是史书记载的康熙口谕,此口谕和康熙遗诏最后一段话完全相同。但这份遗诏却让后人有了饭后的谈资,原因就 是雍正的继位一定有问题。 我们今天来看康熙遗诏,并不想看他最后那段立谁为皇帝的问题,我们要看的是,这位号称千古一帝的人在临死前到底说了什么。是否真的如古人所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1.遗诏原文译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敬天法祖之实,在柔远能迩,休养苍生,共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夙夜孜孜,寤寐不遑,为久远之国计,庶乎近之。 (从来帝王治理天下,没有不把尊敬上天,效法祖先作为首要之事。敬天法祖的主要内容,就是使远近宾服,让人民休养生息,以四海民众共同利益为已之利益, 以天下百姓心愿为已之心愿,在国家没有危险时即注意加以保护,在天下未乱时即不懈孜孜求治。不分日夜,尽心尽力。为国家长治久安筹划,才能近安。)今朕年 届七旬,在位六十一年,实赖天地宗社之默佑,非朕凉德之所至也。历观史册,自黄帝甲子迄今四千三百五十余年共三百一帝,如朕在位之久者甚少,朕临御至二十 年时,不敢逆料至三十年,三十年时不敢逆料至四十年,今已六十一年矣,《尚书洪范》所载: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五福以考 终命列于第五者,诚以其难得故也。 (现在我年至七十,在位也已六十一年了。所以如此,实在是上天和祖宗暗加佑护而不是我有什么德行 啊!从黄帝甲子年迄今,共四千三百五十余年,其间称帝者三百多人。像我这样在位时间之长的很少。我在位二十年时,没有想到会活到在位三十年;在位三十年 时,没有想到会活到在位四十年,现在我已经在位六十一年了。《尚书洪范》篇所载五福,一是高寿,二是富有,三是康宁,四是好德,五是善终。五福之中,以 善终列于最后,是因其非常难以达到啊!) 今朕年己登耆,富有四海,子孙百五十余人,天下安乐,朕之福亦云厚矣,即或有不虞心亦泰然。念自御极以来,虽不敢自谓能移风易俗,家给人足,上拟三代明圣之主,而欲致海宇升平,人民乐业,孜孜汲汲,小心谨慎,夙夜不遑,未尝少懈。 数十年来殚心竭力,有如一日,此岂劳苦二字所能该括耶?前代帝王或享年不永,史论概以为酒色所致也,皆书生好为讥评。虽纯全净美之君,亦必抉摘瑕疵。朕今为前代帝王剖白言之,盖由天下事繁,不胜劳惫之所致也。 (现在我已经是耆宿之年,富有四海,子孙一百五十多人,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我的福气也很大了。即使有突然而来的变故,心亦安然。自从我登基以来,即使未 能完全移风易俗,家给人足,与三代明圣先主相匹比,但是几十年来孜孜求治,小心谨慎,从未松懈,数十年如一日。这些,怎么能用劳苦两字简单加以概括啊!不 少前代帝王短命而死,史家论及,一般都说他们奢侈腐化,贪于酒色所致。这些都是后代书生随意加以讥讽,以致不少品行优秀的帝王也被他们说得一无是处。我现 在为那些前代帝王说句公道话:他们所以早夭,实在是因为治理天下任务十分繁重,身体无法承受的缘故啊!) 诸葛亮云:鞠躬尽瘁,死而 后已,为人臣者惟诸葛亮能如此耳。若帝王仔肩甚重,无可旁诿,岂臣下所可以比拟?臣下可仕则仕,可止则止,年老致政而归,抱子弄孙,得优游自适。为君者 勤劬一生了无休息之日,如舜虽称无为而治,然身殁于苍梧,禹乘四载,胼手胝足,终于会稽,此皆勤劳政事、巡行周历,不遑宁处,岂可谓之崇尚无为、清静自持 乎?《易》遁卦六爻,未尝言及人主之事,可见人主原无宴息之地可以退藏,鞠躬尽瘁,诚谓此也。 (诸葛亮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能够履行这句话的臣下,只有一个诸葛亮,而作为帝王,肩负至重,无法推卸,哪里是臣下所能比拟的呢?臣下愿做官就可以做官,不愿做官也可挂冠而去,年老退 休回家,抱子弄孙,还可以过一段自在生活。而做国君的却没有此等福分,勤苦一生,无从休息;大舜虽称无为而治,但是却于巡幸途中死于苍梧;大禹一生更是忙 碌,以致手脚都长了厚茧,最后死在会稽。这样勤政,四处巡幸,不能有一天休息,哪里能说是崇尚无为,清净自持呢?《易》遁卦六爻,从没有谈到君王之事,由 此可见,君王本就没有休息之时也没有休息之地,只能是鞠躬尽瘁而已。) 自古得天下之正莫如我朝。太祖、太宗初无取天下之心,尝兵 及京城,诸大臣咸云当取,太宗皇帝曰:明与我朝素非和好,今欲取之甚易,但念系中国之主,不忍取也。后流贼李自成攻破京城,崇祯自缢,臣民相率来迎,乃剪 灭闯寇入承大统,稽查典礼,安葬崇祯。昔汉高祖係泗上亭长,明太祖一皇觉寺僧,项羽起兵攻秦而天下卒归于汉;元末陈友谅等蜂起而,天下卒归于明。我朝承袭 先烈,应天顺人,抚有区宇,以此见乱臣贼子无非为真主驱除也。 (自古没有一个朝代得天下比我朝更名正言顺的了,我太祖太宗起初并无取 天下之心,太宗皇帝曾经率兵至北京附近,许多大臣都要求攻而取之,太宗皇帝劝止他们说,明朝和我朝,虽然平素关系不好,而且目下攻之也甚为容易,但是考虑 到它是中原之主,因而不忍心攻取。后来流贼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上吊自杀,不少臣民纷纷迎我师入关,不得已,我朝才发兵入关,剿灭李自成,入主中原将 崇祯皇帝安葬。起初,汉高祖不过是泗上一个亭长,明太祖不过是皇觉寺的一个和尚,项羽先起兵攻打秦朝因为残暴,才让汉高祖得了天下。陈友谅蜂起,而让明太 祖得了天下。我朝上靠祖宗福荫,下顺百姓意愿,从而统一了全国。可见,李闯王、张献忠等乱臣贼子起兵作乱,不过是为我朝统一创造条件罢了。) 凡帝王自有天命,应享寿考者不能使之不享寿考,应享太平者不能使之不享太平,朕自幼读书于古今,道理粗能通晓,又年力盛时,能弯十五力弓,发十三握箭, 用兵临戎之事,皆所优为。然平生未尝妄杀一人,平定三藩,扫清汉北,皆出一心运筹。户部帑金,非用师、赈饥未敢枉费,谓皆小民膏脂故也,所有巡狩行宫不施 采缋,每处所费不过一两万金,较之河工岁费三百余万尚及百分之一。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君权统治与康乾盛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