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称我国军事科技勿仅靠模仿要占领产业高端

图片 1 中国工程院院士 卢锡城

  中广网3月11日消息 (记者陶宏祥 陈欣)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如何抓住战略机遇期增强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国防现代化水平,同时也为国家经济转型起引领作用。军队代表、国防科技大学校长张育林少将在接受中广军事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国防科技就是要加大自主创新、原始创新能力,要在关键领域占领技术顶端,做到不受制于人,也能更好地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我们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核心,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

  只有自主创新,国防科技才不受制于人

  国防科技创新体系是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知识产权是创新体系建设之基。纵观人类科技发展史,最先进的技术成果往往首先产生并应用于国防领域。实践证明,事关国家安全的核心关键技术是买不来的,必须大力实施国防知识产权战略,引领、辐射和支撑国防科技创新发展。

  记者:我们听了您在解放军代表团大会发言,您谈到了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这也是近几年我们做一个非常重点的战略工程,包括以后也是一个重点的方向。请您谈一下国防自主创新为什么要坚持这样一个原则?

  以我所熟悉的高性能计算机技术领域为例,长期以来美国等发达国家一直主导着该领域技术发展,垄断和控制着大多数知识产权,无论是芯片技术还是软件技术,都是如此。随着我国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和其它技术领域一样,高性能计算机技术领域取得了一批重要自主知识产权。最具代表性的是,2010年11月“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登上世界超级计算机排行榜榜首,其背后就包含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关键技术的突破。我们必须在核心关键技术领域更多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以全面提升国家科学技术核心竞争力。(中国工程院院士 卢锡城)

  张育林代表:自主创新实际上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一直都在坚持这样一个原则。因为中国的国防科技从解放初期创立到现在,特别是像现在取得这些成就。比如两弹一星、载人航天等等这样巨大的成就,这里边无不贯彻自主创新的原则。当然现在我们讲自主创新还有更大的意义,就是国家经济社会要又好又快地发展,特别是后金融危机时代,整个国家都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所以改变经济发展模式、发展方式这里边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结构、改变产业结构,这也要靠自主创新能力。那么国防科技在当前来讲的话,发展就要跟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国家的科技的基础已经有了比较雄厚的基础。

  尽管我们国防科技发展一直都是坚持这样自主创新的道路,是因为真正的尖端国防技术我们买不来,人家也不会给。就是你能买的来,也是受制于人,也不安全。那么我们在过去60年里边,实际都是依靠自己自力更生、自主创新。当前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强调自主创新。就有更进一步新的意义。

  记者:你刚才说有国防科研有基础了,这种需求就更强烈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张育林代表:就是说国防科技只有这样一条路,整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也到了这个水平了,要独立自主发展我们武器装备,要建设我们国家安全体系,国防体系,这个只能靠我们自己,那么自主创新就成为大家的强烈愿望,应该说是党和政府确定了这样明确的战略。但是真正要能够做到自主创新,这个确实还是需要付出我们的艰苦的努力、要扎扎实实工作。

  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了,我们整个社会都在加速信息化,国防和军队建设也要信息化。信息技术是高度军民融合的技术,而且民用信息技术的发展,一点不比国防和军队领域里边差,发展速度也很快。但是国防和军队建设信息化,如果没有自主创新能力,那么我们信息化就是不安全的、不可靠的,受制于人,所以我们讲自主创新重要性。

  自主创新要从原始创新抓起

  真正要自主创新,我想从国防科技这个领域来讲,还是要重视原始创新,所谓自主创新核心内容就是原始创新。原始创新基础就是基础研究。我们由于历史上的原因,我们在科学技术发展应该说在近代以来相对世界先进水平来讲是落后了,而且整个国家我们虽然经过建国六十年来建设和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飞速的发展。但总体讲我们科学技术这样一个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个集中体现在基础研究相对比较滞后。另外一些核心的涉及到国防科技创新的核心关键技术,就是平常大家说瓶颈问题。比如说先进材料、先进制造、先进动力技术等等这些方面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也限制我们原始创新的能力。所以现在讲自主创新我想从科技的角度、从国防科技角度要下大力气在几个方面:

  一是要真正重视基础研究。今年两会总理报告里明确提出要前瞻性部署,如纳米、生物、量子、调控、气侯变化、空天海洋等这些领域的基础研究。我感觉这个看的非常准,只有我们基础领域把基础研究抓上去,就能真正做到知识创新,这样我们才能为技术创新打下很好的基础。

  另外,我感觉有了这些基础学科发展以后,我们平时所说瓶颈问题,解决也要给予高度重视。因为这些瓶颈问题解决不好,那基础研究能力就受限制。像基础研究所需要这些仪器设备,自我研发能力就很受限制。另一个就是在理论上可能取得一些成果,最后还要把这些理论变成技术,甚至要变成现实的生产力。在国防科技领域要变成部队的武器装备,最后还是要靠这些基础问题解决了,东西才能做出来,才能物化。所以我想基础研究就是要解决好薄弱环节。

  我们科技发展水平的限制,是在一些很基础性事情上,还有差距。现在大家都重系统、重设计,你比如说上大学,我可能愿意学最尖端的、最先进的,虽然去搞设计,但是我们不愿意搞工艺、搞材料。我们发展国防科技、发展武器装备也是这样,我们可能对搞一个新的飞机、搞一个新的大型舰船、搞一个新的武器系统, 我们可能往往从组织管理角度上也好、包括社会上大家关心重视程度也好,大家可能更重视这个东西。

  但是这些东西确确实实重要,但是更重要是如果有自主创新,在这方面自主创新,我们需要在基础理论、基本的方法,在我们元器件、原材料包括工艺这些上边下工夫。所以我想既要重视系统,更要重视基础。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加强国防科技集成创新,抢占科技发展制高点

  同时,一定要瞄着科学技术前沿领域,抓住一些战略性、前瞻性、前沿性方向,就是我们通常所说占领国防科技、包括科学技术发展的战略制高点。温总理在报告中讲的新材料、新能源、高端制造、网络技术、信息网络等等这样一些战略产业,里边涉及大量的关键技术,如果你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不掌握自己手里,你很难占领战略产业,即使在战略产业里边可能也有一定的市场规模、一定的市场份额,也做了不少事情。比如说像信息产业,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核心技术不在手里,我们有些产品你可能用的是别人的专利,所以你很难说在发展新型战略产业里边能有大的作为,所以说我们原始创新要特别注意,瞄准这些新型的战略产业、这些前瞻性、战略性、前沿性方向上边。要瞄准占领制高点去突破关键技术,这个我想也是属于原始创新非常重要的内容。

  总体来讲我想我们说自主创新,恐怕要更多强调原始创新,最后要变成现实的生产力、变成武器装备,要发展武器装备还是要强调集成创新。因为众某种意义上讲自主创新还是属于书面上的,或者理论上,要把它变成实际、变成现实的生产力、战斗力、变成现实的武器装备,你肯定还是要加强集成创新。而且事实上证明,我们一些元器件、原材料在国际上还是能够取得这样东西,包括你从国外取得也好,还是我们自主发展,就是我们突破一些关键技术也好。如果说还是去模仿别人的发展道路,模仿别人的武器装备,照猫画虎这样去做,这个应该说对国防科技领域来讲,对部队战斗力的提高、对我们国防实力的提高应该说意义就没有那么大。

  记者:您刚才谈到前几年我们走的是用一个后发优势,就是我们前边有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在技术上做了一些储备,我们还可以利用他们一些技术的东西,享受后发优势。比如他们花十年做技术研究,我们可以通过两年消化、转化转变为我们成果。但是现在你谈到中国要占领科技的制高点,后发优势应该说我们以后享受越来越少,那么这种情况跟前几十年是不是发生变化呢?

  张育林代表:因为你完全利用别人的这些创新成果,完全跟踪模式,那么这个实际上从经济社会发展来看,我们已经有很多经验,因为如果完全这样模式,你只能是制造大国、甚至是加工的大国。从这个意义上,就是说我们这种发展模式就要变,你不能再去仅仅跟踪、模仿。而是要占领一个领域、一个产业的高端。那么,国防科技应该更是这样,因为大家都知道,到现在为止实际上我们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尽管我们可能也有开发的愿望,也有需求的愿望,但是实际上人家不给你。在基础科学这一些关键技术方面,从两弹一星也好,后来载人航天、到现在的发展始终还是走着一个以自我、自主创新这样一个道路。而且非常有意思就是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只要人家在什么地方卡我们、限制我们,我们什么事情发展反而越快、越独立自主。这说明我们不仅仅有这个自主创新的愿望,而且我们实际上能够做到自主创新。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将称我国军事科技勿仅靠模仿要占领产业高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