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专家:东突组织有能力制造大规模恐怖活动

图片 1 资料图;中国反恐特种部队战斗小组协同作战演习。

6月12日发生在美国奥兰多的枪击事件,被美国总统奥巴马称为“恐怖和仇恨行径”。这起事件也被认为是美国继“9·11”事件后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作者:李伟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中心主任

这次枪击事件有哪些特点?对美国和全球反恐局势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就此,6月13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

  反恐看起来是一种国家行为,但在微观上,它与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最近北京、上海等地加强机场安检引起民众极大反响,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有人抱怨反恐给普通百姓带来诸多不便,也有人认为反恐就应该像美国那样“铺天盖地”。

中国青年报:此次枪击案与以往的枪击案有哪些不同?

  这两种说法都不准确。中国反恐既要适度强化,但也不必上升到美国那样全民反恐的态势。

李伟:美国是一个枪击案发生频繁的国家。但这次枪击案被定性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枪击案件,因为它造成的死亡人数最多。此外,美国以往的校园枪击案、社区枪击案等都属于重大的刑事犯罪问题,这次枪击案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有明确的政治意图和意识形态因素,已经被定性为恐怖主义袭击案件。因此,它的性质与以往不同:这是一次受到境外恐怖势力影响的枪击案件。

  首先需要了解恐怖主义的几个递进的特征。最明显的特征是恐怖分子通过对无辜百姓制造惨案,放大自身主张。其次是他们的人数极少,正因为如此,用其他方式不足以产生影响,恐怖分子才会采取极端血腥的方式引起注意。美国“9·11”恐怖袭击就是个典型案例。这和传统威胁最大的不同在于,传统上人们以行为体人数作为判断其危害的主要方式,但恐怖主义造成的危害与自身人员不成比例。

中国青年报:凶犯选择一个同性恋夜总会作为袭击目标,是否会使得此次恐怖袭击的动机显得更为复杂?

  基于以上两种特性,恐怖分子一方面力量薄弱,另一方面寻求轰动效应,必然会想尽办法寻找社会的薄弱环节。随着现代化的推进,社会的薄弱环节必然越来越多,交通枢纽、民用航空等都非常容易遭受袭击。

李伟:我不这么认为。恐怖分子选择同性恋俱乐部下手,并不会特别影响人们对他作案动机的分析判断。利用矛盾、制造矛盾,始终是恐怖分子的惯用做法。同性恋尤其是同性恋夜总会这类场所,一直被恐怖分子视为西方腐朽生活方式的代表,他们认为,攻击这样的目标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同情,也会者让更多的追随者甚至普通人认同他们的恐怖主义理念。任何恐怖主义袭击的政治意图都是非常清晰明确的。这次枪击案,实质上和恐怖主义坚持的针对所谓异教徒和西方的目标是一致的,与国际恐怖活动的关系十分密切。

  在和平时期,恐怖主义具有隐蔽性、突发性和不确定性的特征。在没有恐怖袭击发生的时候,民众会觉得恐怖袭击很遥远,但一旦发生,对公众心理上的打击及其产生的示范效应都难以估量。如果没有奥斯陆惨案,人们会觉得挪威是一个天堂般的国家,谁也不知道恐怖分子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动什么袭击。

中国青年报:凶犯奥马尔·马丁曾两次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但最终都因为证据不足而未被逮捕。(2013年和2014年,马丁曾因对同事表达对激进分子的同情和与一名前往叙利亚充当“人体炸弹”的美国公民有联系而两度被调查——记者注)“独狼”式的恐怖袭击为何如此难以防范?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反恐专家:东突组织有能力制造大规模恐怖活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