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校总数由82所缩减为63所 以任职教育为主体

论军事理论创新的必要性

580)this.width=580;" onclick="window.open(this.src);" src="_001/2012/11/4_20_50_8_34E.jpg" border=0>

伴随着时代的进步,我军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已发生了深刻变化,高新科技在军事领域运用迅猛发展,部队的武器装备、军事理论、战争形态、体制编制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这些都极大的冲击着传统的军事教育理论基石,对军事教育理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构建新型军事理论体系事在必行。理论是行动的先导,创新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如今这个时代是一个必须大力推进军事教育理论创新的时代。
  军事教育类同于地方院校教育,在我国经济历经改革发展的同时,军事教育的理论创新却跟不上迅速发展的军事教育实践和军队建设现实需求。由于军事教育与社会教育,以及政治、经济、文化之间的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军事教育系统内部也在产生着新的问题,出现了比过去任何时期要复杂得多的局面。原有的军事教育理论已不能适应这样的新形势、解决军事教育改革实践中产生的新问题。所以,要求军事教育在解决新问题的过程中提升理论品质,抽象出新的系统化的理性认识,即军事教育理论的不断创新,以有效地指导军事教育的改革实践。
  一、 军事教育理论创新是伴随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军队建设实践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
  军事教育理论创新,也不是超越现实发展的可能性条件,制造一种不切实际的玄学,更不是故意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新名词,恰恰相反,它正是根据军队建设发展的现实需要,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正确地分析问题、解释现象并为现实军事人才的教育发展提供科学的理论依据。军事教育理论创新是在解决军事教育新问题的过程中,不断抽象出新的系统化了的理性认识。这种认识是伴随军队建设实践发展而发生的,先后促进,交替上升。
  (一)新时期军事教育理论创新是时代发展的新要求
  军队是在不断发展的,军事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主题,必须适应新军事变革的需要进行历史性转换。一定的社会形态要求有相应的教育形态,那么军事教育体制结构自然也就要与这种社会形态下的军队建设目标相配套。像工业社会主要是科学知识教育,此时的军事教育也是以此为基础的学历教育占主导。而在信息技术革命推动下,人类逐步进入到科学社会,其主要特征是信息化带来的知识创新、技术创新、教育创新,这种创新决定着人们的生产和生活的方式,‘它不仅改变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深刻地影响着民族和国家的生存与发展,而且为国防综合实力的发展与壮大提供了条件。当前,尽管我国科学化程度还较低,但这不能否认我们已经无可回避地进入了科学社会这个时代,无法回避实现军队“跨越式”发展的时代要求,必须承按“跨越式”发展对军事教育转型提出的时代课题。随着军队质量建设对人的素质需求标准不断提高,我们必须明确今天中国军事教育发展的目的、内容、措施是什么。
  (二)军事教育理论创新是军队建设发展的现实需要
  客观地说,此前我国军事教育的理论基础主要是地方高(中)等教育思想,主要讨论的问题是以班级教学为主要形式的、分科知识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实践问题,这种教育理论着重研究军事教育、军队发展、文化知识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讨论军校教育发展的一般规律。这种传统的军校教育理论已经不能完全适应科学社会军队建设发展的需要了。宏观地讲,“军队院校教育,对军队现代化建设具有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的重要作用。”那么,跨入新世纪的科学社会中,我军全面建设现代化军队究竞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军事教育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现代化军队中的官兵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基本素质等等,传统的军事教育理论不能做出清晰的定位;具体地讲,江泽民同志曾指出“没有高质量的院校教育作为基础,不断提供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持,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就难以推进。”那么,信息化军队官兵的基本素养应该达到哪种水准,现行的军事教育怎样才能满足打造新型军队的建设发展需求等等,这些在过去的军事教育理论和政策中难以找到公认的答案。尽管人们努力地创新现有的军事教育理论,并对上述问题作了大量新的解释,以推动政策研究,但从实际效果来看,由于理论创新的深度不够,致使解决问题的对策不够周全,教育改革不尽彻底,仍存在一些规划、操作等方面的具体问题急待解决。像联合办学中的质量监督与教员监管问题、接受地方高校毕业生的军事基础薄弱问题、国防生在校期间的部队见习锻炼问题、高校毕业生和国防生服务于部队基层建设的信念是否坚定问题等等。我们必须清楚,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国军事教育的主要矛盾是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高质量人才需求与军事教育创新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我国军事教育发展要走出瓶颈,创造特色,首先必须认真解决军事教育理论创新问题,针对不同类型的军事明确其教育发展的目的和战略思路。
  二、军事教育理论创新是推动军事教育实践向深远发展的必然动力
  理论源于实践又反过来作用于实践,推动实践向更高层次发展,这是一个普遍规律。军事教育理论只有跟进时代,适应军事教育发展客观要求,才能起到指导教育实践的作用。而创新是使军事教育理论跟进时代,具有先进性的根本动力。军事教育要发展,必须依赖于创新的教育理论作支撑。通过改革落后的教育观念、课程体系、评估体系、教员素质、人才培养模式等等,使军校教育涣发新的活力,从而推动军事教育实践的发展与进步。回顾我军教育发展史,每个阶段的军事教育改革与发展,都是以创新的教育理论指导为动力的。我军院校军事教育诞生于革命战争实践,与人民军队建设息息相关。迄今我军院校教育的发展过程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上世纪70年代末之前的院校起步发展阶段
  回顾这一阶段50余年历程,军队院校办学宗旨正如毛泽东同志所强调:要把军校教育与军队的使用与建设直接联系在一起。军校教育是军队建设的基础,关系军队建设的全局。办军校就是要解决建军急需的人才。因此说,该阶段军事教育具有浓厚的职业教育色彩,伴有少量的学历教育。这个时期经历了创办军政学校、文化教育大革命、教育恢复与整顿、教育体制改革等艰辛的发展探索,尽管其间走了一点弯路,但总的说来每次改革都是企图建设一种满足军队质量和社会主义发展需要的军事教育体系,都在从不同的角度促进军校教育的规范化改造。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在1950年第一次全军院校会议提出:“挑选最强有力的干部领导院校、选择最优秀的干部进院校学习”的思想指导下,使得我军院校在50年代得到了大建设、大发展,军队院校先后基本形成了军事、政治、技术、业务等门类齐全,结构、层次基本合理,初、中、高三级相衔接的教育体系。

“不是说军校学员来参观吗,怎么都是上校中校?”“现在的军校学员中,别说是校官,将军都有不少呢!”这是10月中旬空军指挥学院数百名中级指挥培训学员到西柏坡参观时,一位院领导与纪念馆解说员的对话。

这位解说员的疑问不难理解。曾几何时,“红肩章”几乎是军校学员的代名词,人们印象中的军校学员主要是指生长干部学员。然而,时移世易,随着军队院校建设转型的快速推进,这种以生长干部学历教育为主的格局被打破,一个以任职教育为主体的新型院校体系基本建成,中国军校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军院校教育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记者从总参有关部门了解到,10年来,经过几次大的调整改革,全军院校数量规模大幅压缩,由82所减少到63所,而任职教育院校的数量和比重却逐次增加,从26所增加到47所,目前已占院校总数的四分之三。

“大力发展任职教育,是院校教育的本质回归!”一位长期从事院校研究的专家向记者讲述了院校教育转型的由来:我军院校从战争年代创建到建国后一段时期,始终注重培养学员的岗位任职能力,把任职教育作为军事教育的主体。上世纪80年代初,针对我军干部队伍文化素质偏低的问题,军队院校开始大办学历教育。此举为提高军队干部科学文化水平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但也引发了一些问题:院校资源重复配置、培训规模受限、任职教育功能弱化。进入新世纪,这种办学模式已不能适应新军事变革和军队信息化建设需要,亟待进行改革。

2003年,第十五次全军院校会议作出军队院校教育由学历教育为主向任职教育为主转变的战略决策,掀开了院校教育改革发展的新篇章,军队院校走上了一条加速转型的变革之路。

总参军训部领导介绍说:“经过近10年的建设发展,我军已基本建成以任职教育为主体、任职教育与生长干部学历教育相对分离、军事特色鲜明的新型院校体系,这是军队院校改革发展的一个显著成就。”

10年风雨兼程,10年改革创新。围绕提高办学效益和人才培养质量,推进院校体系由学历教育为主向任职教育为主转变,军委总部实施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院校教育转型取得丰硕成果。

院校数量大幅缩减规模结构更趋合理。今年4月,原空军第三飞行学院院长吴惠明带着学院机关干部和教学骨干,风尘仆仆从锦州赶往位于哈尔滨的原第一飞行学院,投入到两所院校的合并组建中。此前,他被任命为新组建的哈尔滨飞行学院院长。吴院长说:“两所院校的合并,并不是简单的‘1 1’,而是适应军事斗争准备需要对教育资源的优化整合。”据悉,在去年进行的新一轮院校调整改革中,空军7所飞行学院合并改建为3所。10年来,军队院校通过撤、降、并、改,数量减少了19所,一些重复设置、规模偏小的院校被合并,个别特色不够鲜明、部队人才需求较少的院校被撤销,院校结构更加合理。与此同时,国防信息学院、特种作战学院、空军预警学院、海军陆战学院等一批与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密切相关的院校和士官学校组建成立。

“合训分流”组训方式逐步推开。2005年7月,海军首批“4 1”学员从大连舰艇学院奔赴海军舰艇部队任职时,一些部队官兵既惊奇又疑虑:“‘4 1’?能行吗?”然而,在随后的时间里,这批毕业学员以良好的军政素质赢得了部队各级的认同。“4 1”是军队院校按照“学历教育合训、任职培训分流”的原则推行的一种新的组训方式,即学员进入军校后,前4年在一所军校完成高水平学历教育,第5年到另一所军校完成初级任职教育。这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改革,使生长干部学历教育和任职教育实现既相对分离又有机衔接,改变了过去初级指挥军官学历教育和任职教育“一锅煮”的组训方式。10年来,已有2万多名“合训分流”毕业学员遍布全军基层部队,成为部队建设的新生力量。

指挥军官逐级培训体制不断完善。前不久,济南军区某防空旅副参谋长刘克龙回到母校防空兵学院,他不是来“省亲”的,而是接受中级指挥培训。随着我军以生长干部初级指挥、兵种指挥、合同作战指挥、联合作战指挥4个层次为重点的指挥军官逐级培训制度的建立,过去以排、团、军三级为重点的指挥军官培训制度被打破,“先训后用、不训不用、训用一致”已成为干部培训使用的一项基本制度。简单地说,就是拟晋升高一级职务的指挥军官,都必须进入相关院校接受任职培训。目前,全军院校每年承担的现职干部逐级任职培训数量达3万多人,我军行列里出现了博士军长、博士舰长和博士飞行师长,大批经过院校培养的新型指挥人才、参谋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在军事斗争准备一线担当重任。

军民融合培养军事人才制度更加健全。金秋时节,军队从全国各地招收的又一批国防生,进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知名大学就读。总参有关部门领导介绍说,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是我军建立开放办学体系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有利于军事院校集中资源开展岗位任职教育。10年来,依托培养已成为我军生长干部的重要来源渠道,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的力度进一步加大,范围进一步拓宽。截至目前,军队和武警部队依托培养的签约高校已达到118所,毕业国防生有7万多人。

与此同时,围绕推进教育转型,军委总部加大对院校重点建设工程的投入,“2110工程”前两期建设任务完成,全军院校大力开展教学改革,现代化教学体系、新的研究生培养体系基本形成,院校办学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大幅提升。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我军院校教育改革的航船,正迎着新军事变革的朝阳破浪前行。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军校总数由82所缩减为63所 以任职教育为主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