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不爱吸烟喝酒下棋打牌,为什么对地图情有

蒋介石天子门生第一人、西北王胡宗南第一个表示不服,大声嚷道:“这是哪个砖家从哪得出的谬论,就凭我这暴脾气,看我不打死他……”

粟裕之所以有如此水平,跟他的一个爱好是分不开的,就是痴迷于看地图。

地图,对不懂军事的人而言是废纸一张,对懂得打仗的将帅而言,却是人世间最值得珍藏的宝贝,就如同车迷看车,球迷看球,枪迷看枪,图迷最爱看地图,而粟裕对地图的喜好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号称“图痴”。
图片 1

且不说每次打仗前,粟裕都会面对地图深思熟虑,啥也不说,啥也不干,然后决策、指挥、胜利,让人佩服不已,就是平时不打仗时,粟裕也经常瞅着地图发呆,一看就是大半天。

许多人大惑不解,好奇地问粟裕,地图究竟有何奥妙?

粟裕笑笑说,奥妙无穷!熟悉地图,熟悉地形,是指挥员的基本功,“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

知道了吧,这就是粟裕百战百胜的重要法宝。

粟裕看地图有一个特点,不仅要看所属部队的地图,还要看友邻部队的地图,以及更大范围的地图。如果一场战役的作战范围在10公里,那么粟裕关注的地图范围可能是100公里,甚至是数百公里,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
图片 2

也就是说,粟裕指挥作战,不只考虑战斗、战役层面的问题,还从战略全局考虑问题,这一点在粟裕军事指挥生涯的巅峰一战,淮海战役中表现地淋漓尽致——指挥近百万军队,在淮海平原上纵横捭阖,决胜千里。

看地图还不是最高境界,粟裕还要背地图。

背地图,就是把看到的地图内容全部记在脑子里,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粟裕往往能把每个村子、每条道路和每座桥梁全都记下来,让自己的脑子变成一个活地图。

枪支是战士的宝贝命根子,必须时刻爱惜,枪不离身,地图则是将军须臾不离的珍宝。
图片 3

粟裕对地图格外爱惜,无论使用还是保管,要求十分严格,必须保持干净平整,不许有一处污点,有时天降大雨,粟裕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别把地图弄湿,他宁可自己淋雨,也要腾出有限的雨具盖好地图箱。

粟裕爱好地图的习惯伴随他的终身,即便到了和平年代,远离战场,粟裕依然对地图情有独钟,爱不释手,他的办公室和家里没有豪华家具和珍珠翡翠,而是收藏了各种地图,哪个国家和地区发生动荡或冲突,粟裕就找出地图分析研究,随时关注事态发展,甚至每到一处地方,粟裕都会找来当地的地图观察研究,好像又重回了当年指挥千军万马的战争岁月。
图片 4

专注是成功的最大前提,粟裕对地图的爱好和专注帮助战无不胜。无独有偶,另一位军事奇才林彪也是一个地图痴,也是经常整天面对地图思考,也是攻无不克,这绝不是偶然。

看得懂地图,了解了实地的状况,这些也远远不够,并且还要具有军事的超越性的思维,杀伐谋断,攻守胜负,更应了然于胸。如此者,才称得真正的将帅。

在苏中时期,粟裕凭借对苏中地区地形的熟悉,在地图上精确计算到里,指挥部队机动灵活作战,在一个月时间里7战7捷,指挥3万余人的华中野战军,却创造了歼敌5.6万余人的奇迹。

我胡宗南虽然是个小矮子,身高还不及法兰西的拿破仑,甚至脑袋还有点小,这也是本人智商开发得比较晚的原因吧,都不好意思说了我十四岁才上小学,想想都觉得丢人呀。

粟裕不仅有踏实的参谋功底,而且具备高超的指挥艺术,兼具三年游击战争实战经验,而作战地图,是其运筹帷幄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即便建国以后,突然之间,没有什么仗可以打了,但仍然手不离图。图片 5

所以说毛泽东绝对是最为优秀的将帅之才。

粟裕不爱吸烟喝酒下棋打牌,为什么对地图情有独钟?

1、“施里芬计划”。说起“施里芬计划”,大家都不陌生。它就是施里芬在任德国参谋总长时,花费数十年精力制订的德国东守西攻的作战计划。他退休后,小毛奇接任总长,但在一战时,小毛奇并没严格执行该计划。在此,我们不讨论该计划为什么没有被严格执行的问题。只是想说,当年他本人及在他本人的领导之下,德国参谋本部在地图上对这场战争肯定有无数次演练。施里芬对这张地图肯定是读懂了。尽管一战时,该计划没有成功,但我们不能否认施里芬是一位具有将帅之才的人。上图为施里芬及施里芬计划要图

不谙地图者,勿以为宿将。图片 6在粟裕大将看来,一名宿将的前提是熟悉地图,并且学会实际运用。有时候地形地貌很重要,先敌一着,控制主动,稳操胜券。胸中有大好河山,粟裕不只考虑战役、战斗,还从战略全局考虑问题,逐步形成了高超的指挥艺术和参谋功底。

确实可以这么说,关键是要真正的读“懂”,而不是在地图前面装模作样。如果真的能看懂,说此人具有将帅之才没有一点问题。

常待在地图前,一看就是很长时间,不仅看1/50000的地图,还看敌占区的1/200000地图,熟悉战地的每条道每座山,说明粟裕不只考虑战役全局,还思考局部细节问题,显得非常专注和用心。图片 7

所以说,一个人能不能看懂地图,确实决定着这场战役,是否能不能打胜。

林彪和粟裕的成功经验启发我们,一个人想要成功必须要专注,心无旁骛,持续专注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回答:

粟裕将军一直把熟悉地图和地形,视为军事指挥员的基本功底,他曾经有句名言:“不谙地图者,勿以为宿将”。跟随他多年的作战参谋回忆说,在接触过为数不少的高级指挥员中,象粟裕这样精通地图和熟记地形的“绝无仅有”,这是一个极高的评价。

图片 8

我军高级将领喜欢在地图前长时间观察和思考的,前两名非林彪和粟裕莫属,也成为解放战争中两大野战军的统帅,各领百万大军,这绝不是偶然的。但两人情况又有所不同,林彪自江西苏区时代就是红军师长、军团长等军事主官,下定战役决心更多一些,而粟裕则从1929年起历任红四军参谋长、红十一军参谋长、红七军团参谋长、红十军团参谋长等职务。

将帅也是从新兵,班排长开始的,在无数初级指战员中脱颖而出,也是摸爬跌打出来的,可不是靠什么天才之类。向老兵致敬!!!

粟裕,解放军百年一遇的帅才,从一名红军时期的普通班长,一步步走到解放战争时期的野战军主官,最高统帅对粟裕言听计从,其战略思想和军事思想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指挥现代战争的将军们,对看懂地图的基本要求也变得非常难。

现代战争已与争夺陆权时代发生很大改变。战争将在海空天进行,且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战机稍众即逝,将军仅凭看懂纸质地图指挥打仗显然不管用。他们要随时了解和看懂敌我双方或多方三维电子动态势图,这也是基本功。

行军打仗,地图非常重要,必不可少。现代战争依然有军用地图,甚至多维地图。但更多的是依赖北斗,GPS,对坐标上的方位进行精确打击。

但在科技并不发达的古代,地图更显得尤为重要,是行军打仗重要的行动指南。如果一支在行进中的作战部队,没有地图的指引,甚至会迷失方向,而偏离作战路径。如古代抗击匈奴的李广,就因偏离行军路线,而贻误战机。

要说能看懂一张地图,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有将帅之才,太过偏颇。地图的计算与应用,普通军官就必须必备。地图有一定的比例,有地形道路,河流,山脉,隘口。作为将帅对这些必须了如指掌,若想取胜,但还远远不够。一场大的战役,指挥官:可通过地图,了解:每个作战部队所处的作战方位,之间距离及路程,还要把复杂地形对于行军速度的影响,综合考虑进去。要有大的视野,纵观全局。因为一场小的战役失利,就可能对整个战局产生影响,而陷于被动,进而牵一发而动全身。

当然:别人也不会按照你的思路去打,战场的形势瞬息万变,这就要求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对于敌人的行军路线,作战意图,进行正确判断。集中优势兵力对敌某部进行围歼,或者:利用某处有利地形,对敌进行伏击,或围而不打,等待敌援军。进而,为“点”打援。这就是林彪所惯用的战略意图。

既然在历史领域搜到该题,权当为认证领域作答。

能看懂一张地图并不能说明他有将帅之才。而军中将帅不仅能看懂普通地图,更青睐的是:精确度极高、从不离身的军事地图。上面标注的山川河流、隘口关卡、人口水井、敌我态势拿都十分清楚。排兵布阵、战略决策、战役制定都离不开他。

这是我师长面对敌我态势图向下级下达作战命令。

其重要性在《三国演义》张松献地图一回描写的最精彩。眼看西Ill刘璋昏庸,张松携带西川地图欲献曹操,操见其面丑口狂,怠慢鄙视。松随改献给刘备。使刘按图顺利取得西川,奠定了蜀汉的基业。

在《失街亭》中,自诩熟读兵法的马谡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漏看了图中己明确山上无水的标注。结果魏围困数日,口渴难耐的蜀军不战自溃,失了街亭,才有了后来孔明的挥泪斩马谡。

《亮剑》中的李云龙带少数部队夜闯敌营,因无法看清地图,竟误打误撞摸到了纵深处的楚云飞师部,结果双方损失严重。

现在己进入网络时代,纸质的军事地图将逐渐被高清、3D多维成像所替代。但他们之间的性质并未改变,那就是要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地图→→地理之工具》:

@阿基米德: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

@毛泽东: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按图索骥,那是拿着图画去找良马。按图部署战略战役及每场战斗,那才是(地)图不释手。至于会看懂地图就能成为将帅之才,本人不能苟同。一般说,将帅之才都会看地图,但会看地图之人不是全部都能当将帅。后者中的一小部分只能在军中担任参谋,且还要经过上军校,层层考试,择优录取!

@刘邦:运筹帷幄,吾不如子房(张良)。统兵百万,吾不如韩信。管理钱粮,吾不如萧何”。

@学地理,历史,提倡“左图右书"。养成查看地图的好习惯,善莫大焉!胸中自有雄兵百万,脑中自有地名十万。

@许多人驾车,导航仪打开,依赖语音提示,屏幕上的地图他是不懂的,关键是看不懂地图,方向感很差,东南西北搞不清。供君一幅良药→回炉再学习地理!

看懂一张旅游图,就不能说有这个人有将帅之才,即使是军人看懂军用地图(每个军人基本素质和要求)也不一定有将帅之才,但将帅之才看懂地图应是基本要求,学好地理是将帅的基础课,必修课,没有一个打出来的将帅不关心地理,地图的。

将帅看地图的水平决定了将帅的作战水平,地图就是将帅们博弈的棋盘,地理知识的运用能弥补装备,人员上的缺限。

怎么叫军事上的会看地图,指挥员来到自己的战区,首先在找到军用地图后的第一件事是现地勘察,用尽可能快的交通工具如直升机,越野车对现地进行勘察,徒步行军时指挥员一般会走在前面。安全原因不能亲自到前沿,也要找一个水平高的带队目的就是最早进行现地勘察,掌握地形地理全面情况,长征时毛主席就让刘伯承,聂荣臻带先头部队。而从云南到大渡河的那段长征路则是朱德在云南当军官时回四川老家的回家之路,走了不知多少次。一般将帅都喜欢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打仗。

有人说,有地图,有兵要地志,还有那么多地理资料,而且有那么多提供情报的专家和特务,将帅为什么还要现地勘察,是看不懂地图?其实不是,地图上提供的信息量远远不够,或者说不足以支撑战争的胜利,所以将帅必须现地勘察,这是战场必修课。

举几个例子: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年轻时,走过湖南每一个县,作了很多调查报告。

抗美援朝,总司令彭总很早就到了朝鲜。

日本侵华,主要的指挥官几乎全部都在战前化装以不同身份进入我国做了大量勘察活动,并写了大量地形报告,拍了大量照片,标绘了大量进攻方略的作战要图。

只要是想在哪打仗,参谋人员不仅要想办法先去看看,写地理地形报告,将帅们也尽可能亲自地看地形,虽然谁也不报导出来,但看到各国经常有直升机失事的报导,机上坐的一般都是正副参谋长在内的将帅。

所以将帅必须看懂地图,这只是第一步,基础的基础,但要打仗,这还远远不够。

身经百战的粟裕,功勋顯赫,与爱好地图、熟悉地图不无关系,将爱好与工作相结合,这个爱好不仅无损其个人乐趣,反而在爱好与事业的结合点上,开出了一朵成功的奇葩。

不过,光看地图也是不行的,光看地图不和实际的地形对照,也是会出各种问题的,地图由于绘制测绘是有一定的周期的,并不会是完全和现实相符,而且敌方有可能会制作出来假地图来迷惑我们,在二战中,隆美尔在第一次进攻阿拉曼的时候,就是上了假地图的当,在标注是硬地的地方却是流沙区,计划2个小时通过的地形用了一夜也没有过去,天亮了英军飞机过来把陷在流沙里边的德军炸了一个遍。

本人又极具高风亮节,曾经两让司令,一辞元帅,最终,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位居十大将首位,被军内外尊称为“无冕元帅”。图片 9

正如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之战,可以说四渡赤水之战,之所以如此经典,之所以以少胜多。就是因毛泽东看懂了地形。充分的利用了地形。再说白一点,就是毛泽东占尽了地利和人和。天时对于国共双方都是差不多的。

爱看地图的特殊爱好

粟裕将军曾经说过:“不谙熟地图者,无以为将。”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无法实地进行考察时,就需要借助地图来了解作战区域范围内的情况,为作战胜利提供决策支持。图片 10

解放军统一全国的过程中,东北野战军的林彪、华东野战军的粟裕,都是将百万之兵,战必胜攻必取,而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看地图。林彪,长期担任中央红军的军事主官,从井冈山上的营长团长,再到中央苏区的军长军团长乃至方面军总指挥,林彪通过对地形地势的熟练掌握,能够在运动中保存实力,在伏击中集中优势消灭敌人,粟裕将军其实也是一样。

粟裕,在我军中属于大器晚成的类型,在红军中粟裕当过红四军参谋长、红十一军参谋长。长期的参谋工作,让粟裕对看地图、实地考察有了自己独到的方法。在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中,这一套方法理论,让他大放异彩成为华东野战军的实际领袖。图片 11

将帅不是那么好当的,主要是因为不容易去做。

超越地图的战略分析

解放战争中最优秀的战例,应该是淮海战役。事实上,淮海战役是真正扭转局势的关键性战役,1948年9月,中央提出“由游击战争过渡到正规战争,建军五百万,歼敌五百个旅,五年左右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目标。几乎同时,粟裕将军发动济南战役,解放了山东大部分地区。在江苏安徽等地还有近百万国民党强大军力的情况下,中央直到华东野战军开辟外线作战,到江南建立根据地,牵制国民党力量,从而为中原野战军减轻压力。图片 12

此时,粟裕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华野跨越长江,会丢弃很多重武器,原本的火力优势就大大减弱。到水网密布、群众关系复杂的江南去,作战更困难,也不会减轻中野多大压力。在粟裕的坚持和充分详实的证据下,中央同意,由粟裕领导华野和中野,发动一场大规模歼灭战——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的具体经过不再赘述,我最想说的是,蒋介石在淮海战役中的作用。蒋介石也喜欢看地图,喜欢在地图上指挥作战。在淮海战役中,蒋介石多次给前线的军长、兵团司令拍电报打电话,要求他们按照蒋设计好的路线行军,结果要么进入黄泛区寸步难行,要么直接一头扎进解放军的包围圈。这种情况下,国民党军队的失败,几乎是命中注定了。图片 13

研究各兵种作战特点,外军特点,番号,战史等等。

依托地形的优秀战例

1944年,粟裕带领新四军第一师发动了车桥战役。这一战役,可以看出粟裕对地形地理的熟稔和军事指挥艺术的精妙。车桥是苏中一带日军的核心据点,当粟裕将军派出优势部队对车桥发动掏心战术时,日军伪军方寸大乱,纷纷离开自己的“乌龟壳”从碉堡中走出,对车桥进行增员。于是粟裕将军部署队伍进行阻援,前来救车桥的日伪军有来无回。这场战役结束后,车桥光复,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击毙日伪军近1000人,其中日军460余人。人们惊奇的发现,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联成一片。看来一切都在粟裕将军的掌握之中。图片 14

抗日战争时,蒋介石派人炸开了花园口堤坝,导致3000万人受灾,同时形成大片黄泛区阻挡了日军。到解放战争时,黄泛区依旧是泥泞不堪,反而成了阻挡国民党的机械化部队的有利地形。1948年6月至7月,粟裕带领华东野战军发动了一场豫东黄泛区作战,第一阶段开封攻坚战全歼整编第66师,第二阶段歼灭区寿年兵团及整编51师等,第三阶段沉重打击黄百韬兵团。这里面开封攻坚战属于“攻敌必救”,同时也是调虎离山之计,邱清泉兵团被调离,区寿年兵团和黄百韬被分割包围。在泥泞不堪的黄泛区,敌人无法左右策应,我军却能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说一句实话。

粟裕将军有着多年的参谋经验和游击战争经验,在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中,他对地图的熟悉和掌握对战争胜利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建国后,粟裕担任解放军总参谋长,依旧对各种各类军事地图爱不释手,十分痴迷。

回答:

作为一个指挥军队在前线战斗的将领,是要具备各种各样的才能。必须的运筹帷幄,方才能决胜千里。在建国前的战争中,栗裕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有头脑的指挥将领,有古代名将的风范。
图片 15
和普通人不同的是,他不爱喝酒打牌。也不像其他大将那样喜欢下棋,已到达修身养性的目的。他偏爱于看那些枯燥的地图,站在那里一看就可以看好长时间,整个下午都是可能的。这也是常事,起初他手下的士兵还会惊异,到了后来士兵们都习以为常了。

每当有新士兵入伍后无意中看到他一直看地图时,总是很好奇。而老兵总是不厌其烦地会告诉他们这都是常事,其实爱看地图的有名将领还有一个就是林彪,两人都在爱看地图方面是十分有名。

他把这个熟记军事地图与地形,作为军事指挥员的基本功底。曾经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一直看地图,这种枯燥的地图有什么看头。他当时就是这样回答的,他觉得把时间要用在刀刃上,在面对当时大敌当前的情况之下,时间是十分重要的。说时间要高效率的利用起来,花在吸烟喝酒下棋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图片 16
曾经有很多有名的作战精英指挥员都与他合作过,合作过后都给予了他高度的评价,说从未和如此懂得打仗的将领合作过。他也曾说过一句十分有名的话,“不谙地图者,勿以为宿将”。这句话对后辈们在战争策略上起到了很大的指导作用。

对于他来说,熟记地形就是可以使战役以多胜少的保证。在著名的苏中战役中,当时面对的是黄埔军校一期的有名将领李默庵,他的整整五个整编师军队以及一些其他的兵力,加在一起足足有十二万人之多。

当时的他手下仅有三万多兵力,他的参谋知道此事后都慌了,就好似热锅上的蚂蚁被烧的火急火燎的,一直在念叨该如何是好,然而他却一点也不着急。当时参谋以为他被吓傻了,一直呆呆地看着地图,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东西,他猛地一拍手掌说到:“纵使他人再多,咱们人再少,只要咱利用好地形优势就足以自保,不用恐惧他敌人的数量。”
图片 17
确实也正如他所说的,他仅用这三万兵力便让李默庵的军队吃了个瘪。除了这场以多胜少的战役之外,涟水之战也是他利用地形最终取得胜利的战役。以最少的己方兵力去损耗敌方兵力。这种战争的打法使得有他参与的战斗,都能使己方损失降到最小。

称他为一代战神绝不夸张,他那近乎妖孽的天才指挥能力与判断能力,都是他人所不能匹及的。他会在地图中总结出作战经验,他不止看自己这方地形的图纸,敌方的地图也是在他研究范围之内的。

有时因为要求确定地图的准确性,自己便冲锋在前线亲自去观察地形并做好记录,为以后与敌军的对战提供了便利。除此之外他还会背地图,在自己的脑子里画出重点,就这样屡战屡胜。他的脑子里就仿佛有一个立体的对战的地形,并在主要的适宜攻击的地区都做好了标记。只要敌人进入范围内,便对敌人进行致命的打击,让敌人有来无回。
图片 18他这样一位优秀的将领,一心只为国家。被誉为当时的十大将之首,我觉得除了以上所说的还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多年间的行军生涯给他养成的习惯,这样的一位国之大将值得我们敬佩一生。

回答:

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多年的行伍生涯养成了习惯,或者说是职业病,平常人也还三句话不离本行呢,何况是将军这样一个在战争年代几乎每天对着地图的人,我相信,祖国的地图早已经在将军的心里了。

2将军从来都是居安思危,心系国家。据说将军临终前,还念念不忘没有收复湾湾。

回答:

职业习贯,多年的战争生活环境养成的。

回答:

什么叫军事家?这就是军事才华者!

多年的职业习惯,以至于普通岗位转业後在生活中更喜欢技术性工作,生活中总喜欢到各地形复杂的公园山岳旅行,在家人面前指点江山。最惨是他的儿子们,从小作训时间,想偷奸耍滑总逃不过老侦查兵的眼睛和超强的逻辑推理,最后必受惩罚。

熟记军事地图与地形,是作为军事指挥员的基本功底,曾历任红4军参谋长、红11军参谋长、红7军团参谋长、红10军团参谋长等职务的粟裕,对参谋业务相当娴熟,对军用地图当然情有独钟了。图片 19

有人说能看懂军事地图,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将帅之才?

果然,杜聿明来个金蝉脱壳,1948年12月1日先是主动佯攻,之后立即弃城沿津浦路全速南逃。

图片 20

粟裕紧急调动南线三个纵队拦截,督率北线八个纵队追击,华野兵力几乎用到极限,若非有预作准备和蒋介石中途变卦,杜聿明集团真有可能逃出生天。粟裕后来回忆解放战争他所经历最紧张的三个时刻,以此为首。

战神粟裕将军之所以“愈打愈奇,愈打愈妙”,是因为不仅具备高超的指挥艺术和参谋功底,兼有三年游击战争的残酷实战经验,确实是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而作战地图,是他运筹帷幄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即便是建国以后,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粟裕,仍然手不离图。

图片 21

回答:

粟裕大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最优秀的将领之一。解放战争中纵横捭阖,表现出了天才般的指挥和判断能力。

其中,苏中七战七捷,淮海战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可以说粟裕是一代战神,有古名将之风,位居十大大将之首。图片 22优秀的人总是有过人之处。粟裕将军不爱抽烟喝酒下棋打牌,但确实是对地图情有独钟。时常搬个椅子,反过来坐着,两手扶着椅背,全神贯注地看地图、背地图,有时候能看几个小时。在战场上,还经常实地勘察,核正地图。对地图情有独钟,几近痴迷。可以说,像粟裕这样精通地图又熟记地形的,冲锋陷阵之前,胸中已装百万兵,非常罕见。

粟裕热爱学习,研究地图上的山川河流,地形走势以及地理环境,为掌握战场上的基本信息做了很好的基础。并且,夜以继日地钻研军事论著、敌我情况和作战方案,理解兵法。因此,粟裕大将曾说过:

深抠地图者,有大将粟裕,这个就是元帅刘伯承。此二者,才是真解地图的高手。

秦右史,原创通俗历史。

回答:

粟裕对地图情有独钟,从军事学学科建设的领域分析,是他喜欢军事地形学。其他前面的爱好,是因人而异的,将军不喜欢,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放入题干,直接问粟裕为什么对地图情有独钟就可以了,并非每个人都必须都有不良爱好的。

图片 23

军事地形学其乐无穷,这是军事中最吸引人的一部分。大家可以设想,你把一幅平面的地形图,用沙子堆成立体的实地缩微版,是一种什么体验。就算是不用沙子堆出来,就在头脑中想象出地图表示的立体地形地貌地物是不是比喝酒麻醉自己要高端很多倍?尤其是在打仗的时候,更应该把自己设想为战斗员,而不是一个酒鬼。

图片 24

军事地形学主要研究地形对战斗行动影响,现代战争的军用地图和航空、航天像片的识别与应用都是作战必须的要素,当过参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古代战场上,利用简易测量方法调制的要图,也是古代战争必不可少的作战工具,一名统帅,至少要有一幅羊皮材质的、用简笔画勾勒的地图,才能领兵外出打仗。

图片 25

地图在军事地形学里是最直观的工具,围绕地图研究利用地形,也是指挥员必备的素质。当时粟裕所处的历史条件,军事地形图数量还不多,图上标绘的地形地物也不会,通过研究地图,也可以随时添加地物,调整地图上标绘的与现地不相符合的部分。《绝命后卫师》陈师长就曾经对照地图,发现了与现地的不同,及时调整了兵力部署,保障了主要纵队的行军。

图片 26

未来,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同样需要军事测绘技术的发展与运用,新成果比如电子地图,三维地图、地形匹配等技术的应用,让地图从纸上谈兵,变成了计算机系统里的作战信息模块,为自治作战奠定了基础。因此,我们要学习粟裕钟情地图的好做法,彻底告别酒牌这类消磨意志的东西,让我们的意志真正坚定起来。

回答:

3、粟裕的独特爱好——看地图。粟裕大将位居十大将之首,军事才能丝毫不逊色于十大元帅。特别是淮海战役时,二野、三野联合作战,毛泽东对陈毅讲,由他负责整体工作,军事上交给粟裕来指挥。最后,60万解放军打败了80万的国民党军队。在指挥淮海战役期间,粟裕经常一个人面对着地图能看上一个晚上,我想,战争还没有开始,粟裕已经在大脑中演练过许多次了。看地图的习惯,粟裕在全国解放好多年以后,仍然保持着,几乎是他唯一的爱好。粟裕就是这样痴迷于看地图,也是真正的将帅之才。

粟裕平生爱好收集四样东西,即枪、指北针、望远镜和地图,其中,特别喜爱地图,在其办公室和家里,最主要的装饰品就是地图。

不懂得地图,不了解地理的实况,在军事上来讲,不管是战略还是战役,真的是不足以谋。

回答: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胡宗南也是一个“雄才大略”之人,放到今天怎么说都是一个学霸,地理、历史、国文等可谓无师自通,特别是对史记、资治通鉴颇有研究,超强的记忆已烂熟于心,从小学到中学各种奖项拿到手软,更何况一张军事地图?

本文由“国平军史”发布。

若只凭看懂地图决定将帅之才,那是笑话。

在新中国之前的国共内战时期,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嫡系部队,能看懂地图的军官比比皆是,擅长“地图作业”调兵打仗的将军数以百计。但是,他们打不过共产党的“泥腿子”出身的将军们,这些红军将领大多数没进过正规军事院校,其中一些人也并非擅长看地图,但他们照样打败了国民党军。

李天霞的整编第83师就是在此役中遭受重创,后来在孟良崮战役中之所以“逤巡不前”,不光是因为与张灵甫有隙,确实也被粟裕打怕了。

图片 27

涟水之战,粟裕率领野司撤出前,曾经对照地图认真研究了涟水城附近的山川地貌,设想了整编74师几种可能的进攻方向。结果张灵甫使用“宽大进攻正面”的战术,不分重点四面围攻守城的华野七纵,但整74师仍然伤亡骨干4000余人,实力大损。此战也坚定了粟裕一定要消灭张灵甫的决心,才有了后来的“孟良崮上鬼神嚎”。

宿北战役,粟裕利用左右两股敌军很小的战场缝隙,割裂并包围了黄埔二期戴之奇的整编69师,胡琏的整11师愣是不敢靠近,山东野战军创下歼灭国民党军一个整编师的记录,戴之奇兵败自杀。1946年12月15日晨,粟裕一手按地图,一手拿电话,完成了前方战役部署,留下了这张著名的照片。

图片 28

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黄百韬兵团已被歼、黄维兵团已被困,徐州城内杜聿明指挥的三个兵团唯一的选择就是南逃,杜聿明可以开溜的路线有三条:第一是沿津浦铁路线走公路,第二是通过两淮地区走野路,第三是先到连云港再海运江南。

能看得懂的地图的将帅,肯定是可以占据地里的。而且地里是尤其重要的一个不可缺少的条件。再加上天时和人和,那就是绝对的完美了,具备了这样的条件,这个战役想不胜都难。

粟裕的爱好不多,不爱看书,不吸烟,不喝酒,不下棋,不打牌,显得非常无趣,但却对枯燥的地图情有独钟。

完胜的将帅,每一战在未战之前,就已经看到了战之胜负的结果,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心有定数。作为将帅,既要掌握天下之大,又要了解天下之小。二者缺一不可,失之一,则胜负不定。

地图是军人心中的战场,也是粟裕大将运筹帷幄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因此,粟裕大将带领大兵团作战时,可以根据地理条件,科学布局,部队机动灵活作战,多方位突破,火力配备与行进速度都有精确设计,采取后发制人或诱敌深入,乃至于心中装幅活地图,打仗愈出愈奇,越打越妙,成就了军事史上的奇迹。图片 29

四渡赤水之战,也被毛泽东视为,他的一生之中,所打的最为经典的战役。

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长”郭汝瑰给杜聿明制定的作战计划是走两淮,杜聿明假意答应,心中却另有盘算。

粟裕长时间面对地图冥思苦想,判定杜聿明重装备太多断不会走水网密布的两淮;而国民党海军也提供不出如此众多的船只运载杜聿明的30万大军,因此徐州敌军只能沿津浦路南撤。可转来的绝密情报是杜聿明一定会走两淮,粟裕一时陷于两难。

图片 30

粟裕没有立即发动对李延年和刘汝明两兵团的进攻,保持南线三个纵队的机动待命状态,他内心里仍然不相信杜聿明会走两淮,这是基于优秀指挥员的战场直觉和对地图的透彻研究。

2、刘伯承元帅的“五行术”。“用兵新孙吴,守土古范韩”这是对陈毅元帅对刘帅的评价。刘帅在战争中神机妙算,具有古代儒将风格。但刘帅几十年的军事生涯中,经常强调“五行”——任务、敌情、我情、地形、时间。要通过地图看地形。刘帅曾讲:“我们要认真地研究河川、山地、道路、地砦以及地形平坦、起伏、开阔对敌我行动和火力发挥的影响。”刘帅讲的研究地形,主要是通过看地图进行研究,当然也会实地考察,但在地图上研究会更全面和方便。刘帅不但要求手下的人这么做,自己更是率先垂范。刘帅就是这样的将帅之才。上图为刘伯承元帅及其指挥战争的战场遗址

解放战争中,粟裕曾一度待在屋子内好几天,手中情报资料,脑中不断地思考,整天在地图前驻足,最终,下定决心围歼整编第74师,孟良崮战役全歼王牌部队3.3万人,粉碎了蒋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陈老总称此次战役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尽管那时候的毛泽东带领的红军,只有三万人,但是,他们面对国民党四十万大军的时候,毫不示弱,并且彻底的击败了国民党反动派,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粟裕对烟酒棋牌唱歌跳舞一无所好,最大的爱好是看地图,这跟林彪、彭德怀、刘伯承一样,军事天才均如此。 图片 31

粟裕大将的军事才能和指挥水平毋庸置疑,很多人认为他的军事水平和战功卓著不在十大元帅之下,粟裕特别擅长指挥大兵团作战,而且作风十分大胆,敢于冒险出击,善于出奇制胜,被林彪评价为“粟裕专打神仙仗”。

但没像我的同窗第八军军长黄杰那样,因作战不为而锒铛入狱;武汉会战间,我第一军团奉命驻守信阳城时,趁着日军合围之前,在不支会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的情况下溜之大吉了,令李宗仁暴跳如雷,但校长非但没处置我,还被擢升为第34集团副总司令,几个月后还转正了,成为了黄埔学员第一个集团军司令,掌管五个军二十余万大军。

问题:粟裕不爱吸烟喝酒下棋打牌,为什么对地图情有独钟?

那时候红军再毛泽东的带领下,如同神出鬼没一般,好几次对过赤水河,打国民党反动派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总是会出现在,国民党反动派意想不到的地方。

世界上哪个地区发生了动荡和战争,就把哪个地区的地图挂起来,随时掌握事态的发展;外出时,每到一地,都要工作人员将当地的军用地图拿来,仔细地进行观察。

虽然长期离开了一线战场,但打仗这玩意似乎有点生疏了,内战期间自从占领延安后,老是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从西北一直败到了大西南,自己的起家部队第一军精锐所剩无几,颜面尽失威风不再,自己的起家部队第一军精锐所剩无几,完全辜负了校长的栽培和寄以的厚望,军事生涯最终在台黯然落幕。我胡宗南用事实证明了,并不是所有地图烂熟于心的军事指挥官,就能看出是否具备有的将帅之才。

图片 32

打仗的时候,其实就是考察将帅的综合素质,尤其是将帅的指挥才能。

回答:

读懂地图看是要懂到什么地步,读懂地图上标注的情况只不过是第一步,而根据地图上标注的信息作出进一步的判断是展示一个指挥员水平的依据,同样的一种情况,不同的指挥员会做出不同的决定,作战行动中没有绝对的对错,而且没有一个公式会给你去套,这里边的变化是非常复杂的。

参谋业务娴熟的将领,对军用地图一定情有独钟。

图片 33

解放战争初期的苏中战役,粟裕指挥仅有3万余人的华中野战军,对阵黄埔一期李默庵的五个整编师和若干“交警总队”共计12万人马,在方圆不过几百里的战场中,粟裕依靠对苏中地区地形的熟悉,在地图上精确计算到“里”,指挥部队机动灵活作战,在一个月时间里“七战七捷”,歼敌56000余人,有时候在运动中几乎是与敌人擦肩而过,令人称奇。

东北战场上的辽沈战役,华北战场上的平津战役,中原战场上的淮海战役。

无论是将帅,还是谋略家,以及主人,不懂得地图,怎么来分析天下大势,又怎么来布局以谋大事?

确实如此,不能真正解图者,绝对有失将才之实名。

二、举几个例子,说明真正能看懂地图的人,是不是真的具备将帅之才?

一、什么是真正的看“懂”。

图片 34

掌管第34集团军后,我胡宗南离开了抗日一线,不到三年晋升为了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正职是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的朱绍良,只不过是一个伴食宰相,第八战区说了算的还是我胡宗南,第一登上了人生的顶峰,掌管着几十万大军,控制着陕甘宁青四大国统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西北王”。

可以说这三场战役,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取得了的胜利。恰恰这种胜利,正是和毛泽东的策划分不开。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粟裕不爱吸烟喝酒下棋打牌,为什么对地图情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