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国海监62号船

  在中国可以管辖的300万平方公里海域中,其中52%与邻国有争议。目前,中国面临的海域除渤海无划界任务,其他三个海分别与八个国家,即朝鲜、韩国、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有划界争端,争议海域高达150多万平方公里。

  沃默斯利指出,仲裁庭主张此案中海洋地物的地位(是低潮高地、岛屿还是岩礁)与海域划界没有关系,但这种看法并不成立,仲裁庭依菲方请求作出任何有关海洋地物性质的判定,都会涉及《公约》第七十四条和第八十三条的适用问题,由于中国已作出了排除性声明,这些仲裁事项应当排除在仲裁庭管辖权之外。

  论文说,表面上看,菲方对争议事项的包装聪明可信,但任何有关南海部分海洋地物属性的判定都会对中国的主权主张造成预断的实际效果,仲裁庭并没有用心解决这一问题。

  察纳科普洛斯的论文今年4月发表在国际知名学术论文数据库社会科学研究网。论文指出,菲律宾和仲裁庭都试图将一部分争议切割出主权和海域划界问题之外,以便仲裁庭能够对有关仲裁事项拥有管辖权,但考虑到这些仲裁事项与主权、海域划界等问题在本质上内在交织,而仲裁庭对相关主权及海域划界问题没有管辖权,这种做法颇有些刻意为之的味道。

  他们还认为,如果仲裁庭允许菲律宾背弃其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中的承诺继续推进强制仲裁,这种处理方式或造成恶法,会对国际关系的整体稳定造成潜在破坏。

  沃默斯利论证说,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对菲律宾应当适用禁止反言原则,菲方不能无视《宣言》中的承诺转而将纠纷诉诸司法程序,菲方执意提起仲裁的做法违背诚信原则。

  南海仲裁本质为主权问题

  论文指出,中国于2006年根据《公约》第298条规定作出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所有权、军事行动、行政执法等问题排除适用强制争端解决程序。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排除以强制仲裁方式来解决南海争端,但奇怪的是,仲裁庭在这一点上保持沉默。

  强制仲裁否定各方努力

  察纳科普洛斯也认为,《宣言》中有关如何化解争议的条款是以明显有约束力的术语来表达的,该条款规定有关各方承诺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来解决争议。

  沃默斯利认为,有理由认为《宣言》的规定对菲律宾构成法律上的禁止反言效应。他说,《宣言》是各方共同谈判议定的正式文件,由高层官员签署,菲方在其中作出了相应的表态。在本案中,仲裁庭却认为菲方并无此种表态,这种看法令人费解,仲裁庭的主张不可信。

  领土主权问题和海域划界问题是整体关联的,海域划界与海洋地物地位之间也存在类似的紧密联系,因此,在无权审判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的情况下,仲裁庭试图判定海洋地物的地位,这种做法的妥当性令人质疑,沃默斯利说。

  论文说,有关南海争议的历史记录显示,南海争议首先是围绕南海海洋地物主权的争端,但现在有些国家试图重新改装其诉求以便使之符合《公约》处理机制。但仲裁庭在考虑此案时,其处理方式并不令人完全信服。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买球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图文:中国海监62号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