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医学生在我身上千刀万剐 不愿在病人身上开

  在一间陈设简单、素朴无华的展室里,陈列着天津医科大学创始校长朱宪彝的心脏。1984年,这位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临终前立下医嘱,将个人存款、房产、图书以及身躯捐给学校。

那天,儿子把他一生敬爱的母亲送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平静地签字完成交接,母亲的遗体将用于医学教学。

  此次研讨会上,天津医科大学的“生命意义展室”,也引起了同行的兴趣。世界医学法学会主席卡米曾在参观后指出:“将医学教育和人文教育融为一体的想法是伟大的,值得全世界所有医学院效仿。”

全世界的医学院都会为遗体捐献者举办悼念仪式,但台湾慈济大学医学院的做法与众不同。在此,我们不说宗教,只说生命的尊严,如何让亡者灵安,生者心安。

  从“无语良师”到“生命意义展室”:教会学生尊重和敬畏每个生命

在「大体老师」完成他/她的工作后,慈济还会给每一位老师的身体进行全面修复,这项工作有时需要花几天的时间,然后进行火化。且在火化之前,医学生会至火葬场清扫环境,再让慈济大学的校长、老师、医学生陪伴「大体老师」的家人送最后一程,然后将部分的骨灰独立装在一个琉璃制成的盒子里,陈列在「大舍堂」。

  “让学生了解生,也懂得死。”曾国藩解释说,慈济大学期望借由解剖与人文的结合,来强调感恩、尊重、爱的人生哲学,培养兼具关怀、同情心和专业能力的医师。

学生在拿起手术刀进行解剖前,需要亲自去访问捐献者的家人和朋友,了解老师的生平,并写出老师的生命故事。这也给捐献者的家人带来莫大的安慰,因为他们亲人的遗体得到充分的尊重和善待。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文章首发于 2015 年 12 月 10 日,南方周末 -善待遗体捐献者)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医生医事」,作者戴志悦;丁香园已获授权。

  接受遗体捐赠后,学生要去拜访家属,了解这位“老师”的生平。“有了解才有尊重”,曾国藩说。

很久以来,医学院解剖教学时使用的都是无主的遗体,医学生们接受到的教育是学会把情绪脱离,面对这些「教学」的身体,不要去想他/她是谁,要以「无情」来消除第一次面对尸体的恐惧。

  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创始校长把心脏留在新中国第一所医科大学的校园,继续教学生一曲“生命礼赞”。

「我不知道用锋利的解剖刀割您的皮肤时,您会不会疼」——很多学生正是这样开始了他们对于人体构造的认识,而这正是无语良师教育的目的——学到一切的医学知识和对生命的尊重。

  每一堂解剖课,都伴随着简洁而肃穆的仪式。手术台旁有一个屏幕,播放着“大体老师”生前的音容笑貌。音乐声中,实习医生们集体行鞠躬礼,立誓“尽我所能,用心拯救生命”。模拟手术室里,所有的仪器都是全新的,“不是因为我们有钱,而是出于对‘大体老师’的尊重,认为他们是真正的病人”。

我也不知道哪些医学生有幸成为这位母亲的学生,也不知当他们第一次面对她时,是否会想知道这位老师生前的种种美好?

  解剖课后是入殓仪式,未来的医生们提前去火葬场帮助清洁,接着邀请家属一同将“大体老师”放入棺木送去火化。随后,在学校专门设立的追思堂里,举行一个动情的感恩仪式。

任何一个关于生、关于死的都不是小事,所以,写这篇文章,我思考了很久,反复斟酌修改,该如何讲述她的故事,才能够表达出她的高尚,才能告慰她的亲人,才能为医学生传递一些人文的温暖。 也许远远不够,但我诚意满满。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宁可医学生在我身上千刀万剐 不愿在病人身上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